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娶我?

女神读 2021-10-30 16:26:15

  镁光灯晃得左瞳睁不开眼睛,还好她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身边的助理扶住她的手,几个熊腰虎背的保安分开人群,她面带招牌的微笑,无视记者们扔炸弹一样的问题,踩着一惯优雅的步伐在人群的尖叫中步入大楼。


  电梯合拢,尖叫声闪光灯被隔绝,她松开助理的手站稳,光可见人的电梯里出现的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无论是容貌身材都挑不出任何瑕疵,她微微的叹口气。


  她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短短的一天,城中各大八卦周刊、商业期刊连篇累牍报道,都是她与易陌谦将要展开的官司。


  两个都是新闻媒体的宠儿,她是当红的电影明星,而他则是财金频道的宠儿,本来毫无交集的人,竟然因为一个孩子成为了八卦媒体追踪的对象。


  而她自从离开时候就发誓永远不会和他有交集,没有想到这个永远既然只有六年。


  十楼的法务中心,易陌谦背着手站在窗户前,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那个女人却还是踪影全无。


  他有些气闷,想起从前她对他的温顺,眉头又皱紧了,抬腕看了眼表,终于转身,对等候的律师说了声,“不等了!”


  话音落下,门被推开了,左瞳和助理出现在门口。


  易陌谦的目光盯在她的身上。


  突然有些恍惚,眼前艳光四射的女子和几年前那个呆在他身边唯唯诺诺的女子重合,他平静无波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涟漪。


  左瞳没有看她,只是很平静的坐下,对面的男人一如既往的强势和冷静,他没有说话,只是把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桌上敲响,就像是在演奏乐章,他的律师的声音传过来,“左小姐,开个价吧!”


  她没有做声,淡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之前还有些害怕的,可是当和他面对面坐着,突然发现其实这并没有什么。


  不过就是一个人,又没有长着三头六臂,她怕什么。


  “凭什么?”


  律师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左瞳会说这三个字。易陌谦的目光也看了过来,看到左瞳眼睛里的讥诮,不屑,他突然有些愤怒。


  哑声开口,“你觉得呢?难道我易陌谦的孩子能流落在外?”


  “那不是你的孩子。”左瞳否认。


  “DNA认证不会有假吧?”


  “我不知道DNA认证到底会不会有假,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孩子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看见易陌谦收缩的瞳孔,她笑得很甜美,“我也不会允许他们和你有任何关系。”


  “那是我的孩子!只要我想,就可以!”


  “你有什么资格?”她冷笑,“易陌谦,不知道是你的脸皮太厚还是人太无耻,你怎么可以这样,你问问你的良心,你真的可以面对他们吗?难道六年前发生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吗?”


  六年前,想到六年前发生的一切,易陌谦的脸突然变得苍白苍白,眉头不自然的蹙紧了……


  豪华精致的套房内,深色桃花芯实木床上并排躺着一男一女,女子五官精致,肌肤胜雪,一丝乱发遮盖在她的脸上,平添一股妩媚的风韵。


  男子身材修长,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就算是睡着也给人惊艳的感觉,许是冷气太足,熟睡中的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


  男人的眸子里露出一丝的迷茫,目光接触到身边一丝不挂的女人,他惊讶地坐了起来。看见女子吹弹即破的肌肤上面点点红痕,男子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睛里有冷气溢出。


  左瞳是被冷醒的,她嘴里嘟囔一声,“怎么把冷气开这么大?”伸手去抓被子,却碰到了一个明显不属于她床上的东西,条件反射般坐起,迎面接触到的是一双漠然的眸子。易陌谦自上而下的看着她,眼底没有一丝波动,可那俊逸的脸上却是寒凉一片。


  “易陌谦?你怎么在我床上?”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话只说出了一半。


  她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同样冷冷盯着她的易陌谦也是一丝不挂。易陌谦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就仿佛她不存在一般。在易陌谦的眼里,她看不到一丝厌恶,却有一种冷漠浑然天成,比厌恶更让人难以接受。


  “这是怎么回事?”她飞快抓过被子裹住自己的身子,目光接触到床单上面的嫣红,脸瞬间惨白,她的第一次……,脑子里出现一些模糊的情节……


  “易陌谦,滚!滚出去!”她有些疯狂的抓了枕头砸向他,易陌谦伸手接过枕头反手扔到地上,像看戏一样的看着左瞳手忙脚乱的拉被子裹身子,看见她惨白的脸,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那笑意却不达眼底,冰冷的声音刺得左瞳情不自禁的打一个冷战,“左小姐,再演就过了?”


  “演什么演?”左瞳发现自己没有反驳出声,中式镂空雕花屏风,深色桃花芯实木床


  柔软的纯羊毛花纹地毯……这明显的不是她的房间。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下这么大的赌注,只是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给我你就确定我会娶你?”他毫不怜惜的伸手握住她的下巴,“实话实说,你昨天晚上的表现实在不怎么样,身材干巴巴的,像条死鱼,唯一一个可以拿出手的就是这是你的初夜。”


  无视左瞳眼睛里的泪水,他继续残酷的往下说,“想爬上我的床的女子很多,处子自然也很多,你的初夜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值钱。所以你这次策划亏大了。”


  “不是这样的!”左瞳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易陌谦冷冷的哼一声,不看她开始穿衣服,穿好衣服后瞅一眼左瞳,“左小姐,虽然我对你擅自爬上我的床很生气,不过我还是会给你相应的报酬的,蓝晶的头牌的初夜是一百万,你无论是容貌和气质以及技巧都没有办法和她们比,不过看在你的出身上面我给你一百万的价码。”扔下这句话他抬腿就走。


  左瞳把眼眶里的泪水逼回去,在易陌谦转身时候发出沙哑的一声,“等一下!”


  易陌谦回头,“左小姐是嫌钱少?”


  “既然是我费尽心思的爬上易先生的床,怎么能够让易先生破费!”左瞳控制住自己快速穿上衣服,目光半点也不看易陌谦,看见她旁若无人的举止,易陌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无所谓。


  “刚刚易先生也说了,蓝晶的头牌初夜是一百万,据我所知,蓝晶头牌少爷的初夜也是这个价码。”说着话她很自然的捡起地上的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钱包,在易陌谦的注视下从里面拿出几张一百元的钱,“易先生阅女无数,自然不能同头牌少爷的初夜相比,我这个价格是蓝晶最没有人光顾的少爷的价格还请易先生笑纳。”


  左瞳脸上的愤怒,委屈,可怜转瞬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轻蔑的笑容。易陌谦不喜欢她她很清楚,但是会如此无耻的贬低她,她实在没有想到。她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女子,别人如何对她的她必加倍奉还这一直就是她的座右铭,无视易陌谦难看的脸色,她把几张人民币往易陌谦手里一塞,快速拉开了房门。


  闪光灯迎面扑来,晃得她睁不开眼睛。


  既然已经出门就没有必要掩掩藏藏,左瞳强势的伸手推开门口守候的记者的摄像机,抿紧嘴唇从记者面前大步而过,,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个女人的脾气竟然还是和当年一样,做事情不计任何后果,嚣张跋扈到了极点,现在记者都到了门口她竟然还能够如此无所谓,难道真的不知道这件事被曝光后对她的影响吗。还是她以为这所有一切左家会替她摆平?


  当年左家风头正劲,作为左家的大小姐她自然有跋扈的资本,现在左家早就在走下坡路,还有谁会买她的帐?


  易陌谦墨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心狠,这次的事情他要让她记住,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招惹的!


  易陌谦扫一眼准备开溜的记者,“等一下!”


  记者有些怕他,他没有想到左瞳发生一夜情的对象会是易陌谦,这个在滨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子可不是他们这样的人能够招惹的。


  “易先生,我会删除照片和报道的!”


  “不!”易陌谦冷冷笑,“你把见到的事情大肆的报道,记住一定要在头版头条!”


  记者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易陌谦的身份显然不会和他这样的人开玩笑的,他想起接到的匿名电话,电话里有人告诉他左家大小姐在酒店和人发生一夜情,他马上赶过来抢新闻,难道电话是易陌谦打的。


  不容记者有过多的考虑,易陌谦大步而出,在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把手里的人民币塞到他手里,“只要报道让我满意,会给你相应报酬的!”


  记者傻乎乎的看着他走进电梯,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手里的几张百元大钞,他揉揉眼睛,“看来我要发财了!”


  左瞳抿着嘴唇大步进入电梯,电梯数字在跳跃,她的心也在跳动,竟然连记者都堵在了门口,很明白的事情她被人暗算了,可是这个暗算她的人是谁呢?


  难道是徐晴?


  时间倒退回前天。


  左瞳没有想到她一踏回故里就会遇到熟人,是当初大学同班的徐晴,“瞳瞳,真的是你?”


  徐晴睁大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长发飘飘穿着牛仔裤体恤的左瞳,目光死死的盯着左瞳牛仔裤上面的破洞,天哪左家大小姐左瞳穿乞丐装,这要是被报道出去会不会是一大新闻?


  左瞳无视她瞪圆的眼睛,柔柔的说了声,“好久不见!”左瞳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淑女很懂礼貌很有教养也很漂亮,当然前提条件是你不能招惹她,被招惹的左瞳会像刺猬甚至比刺猬还厉害。


  “明天晚上是我的生日,在蓝晶举办了一场聚会,能请你赏光吗,只是简单的聚会,不会有太多人。”


  左瞳看着徐晴眼睛里希翼的光芒在心底苦笑,她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风光无限的大小姐了,也难为她还记得她,于是点了点头。


  次日晚上8点正,左瞳出现在蓝晶,这个地方是滨海最烧钱的夜店,她没有想到徐晴会挑这个地方举办生日派对,而且竟然包下了一层楼,踏上二楼,萨克斯的声音悠扬的飘荡在上空,左瞳咪了咪眼睛,看来这并不是她口中所说的简单聚会。


  她的出现让一干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虽然人人脸上都是笑靥如花,但是那笑容包含的内容却并不相同。仿佛有看好戏的嫌疑。


  左瞳只微微扫了一眼大厅内的情形就明白过来了,易陌谦,他竟然也在。


,脸上写满了意气风发,左瞳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正把目光看过来,四目相对只一刹那间易陌谦漠然的别过了眼神。


  左瞳的苍白不适映入易陌谦的眼神,但那又怎样?他只是淡淡一瞥后就把目光放在手里的红酒杯上面,再没有别的动作。


  左瞳突然觉得有些讥讽,无数次想过她和易陌谦重逢后的情形,独独漏掉了漠然,是啊,怎么会不漠然呢?这个男人当年那么随意的把她的自尊践踏于脚下,对一个他随意可以羞辱的人,他又怎么可能记得呢?忘不掉的也许只有她而已。


  “瞳瞳!”徐晴走过来招呼她了,左瞳把礼物递给她,“生日快乐!”


  “我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个他自然是指易陌谦,左瞳淡淡一笑,面色不改。


  徐晴见她云淡风轻的倒觉得自己大惊小怪了,“我们过去打声招呼,毕竟在滨海他现在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你以后也少不得他照应。”说着话徐晴挽了她的手走过去,丝毫没有给她拒绝的可能。。


  所有人都目光都看向了他们,显然所有人都想看她和易陌谦是如何打招呼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带了些嘲弄。


  突然有鸿门宴的感觉,今天这个地方她来错了。


  易陌谦的目光盯着手里的酒杯,但是并不表示他不清楚场中的动向,那个女人正一步步向他走过来,他今天晚上之所以来这里参加这个无聊的聚会只是因为她,他听到她也会来所以才抽出时间,他很想看到的是,她会不会一如当年风光无限.


  左瞳的脚步在离易陌谦只有一米不到的距离时候生生的刹住了,一个身着精致晚礼服的美丽女人先她一步到达了易陌谦的身边。


  李曼珊从洗手间进入就看到了左瞳,捕捉到昔日同窗或好奇或暗讽的眸光,李曼珊唇边浮起丝冷笑,柔柔的叫了声“谦!”就把软软的身子靠在了易陌谦的身上。


  易陌谦平淡无波的眸子里有柔情涌现,他伸手揽过李曼珊,温柔的把她拉到怀里,目光似有似无的扫了下左瞳。


  左瞳的神情和平常无异,没有想到易陌谦身边会出现李曼珊,他不是最爱沈君瑜吗?为了沈君瑜他让自己名誉扫地,成为笑柄,却没有想到,四年后他身边的女人竟然也换人了。


  想到当年他对她的轻视和侮辱,左瞳压下满心的翻滚,面上不露丝毫,凑巧一个认识的男生主动和她打招呼,她停下礼貌的和对方寒暄,对易陌谦和李曼珊的亲密视若无睹。


  看见她若无其事的样子,易陌谦眸子里有暗潮在涌动。


  无法想象她会平静的面对,这不单单只是易陌谦这样想,周围的人恐怕也在对左瞳的反应吃惊。


,她数次在学校论坛上面高调对他示爱,甚至还让左家亲自上门提亲,只为成为他的未婚妻。


  易陌谦那时候正和校花兼才女沈君瑜热恋,自然对她这个追随者没有半点看上眼的意思,


  这让高傲的左瞳感觉非常的没有面子,传闻说她曾亲自找到沈君瑜要她退出,沈君瑜自然不理会她,于是她发狠说要让沈君瑜好看。


  左瞳发狠后没有几天,沈君瑜在学校外面被一辆无牌的车撞了,易陌谦闻讯赶到医院,看见沈君瑜被撞骨折气得脸色发青。


  人人都以为易陌谦会马上找左瞳的麻烦,却没有想到这事情就这样风平浪静的过了,易陌谦竟然扔下医院里的沈君瑜主动约会左瞳,直到后来发生生日宴风波后大家才明白易陌谦这个人有多狠。


  左瞳自己也不明白易陌谦怎么一反常态对她好了起来,他会主动约她吃饭看电影,送她玫瑰花,对她深情款款。


  左瞳心思单纯还以为易陌谦被自己打动了,于是在一次约会中对易陌谦提出公开他们的关系,易陌谦出人意料的没有反对,还对她说生日宴会对她求婚。


  左瞳一高兴就把这事情告诉了家人,左家对她异常宝贝,于是亲自去易家求证,易陌谦没有反对,于是双方大人决定在左瞳的生日宴上公布两人即将订婚的消息。


  生日宴当日左瞳打扮得异常的美丽,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易陌谦的到来,宴会当天除了邀请滨海名流还来了不少记者,都在等着报道当天晚上的独家新闻。


  晚上八点作为主角的易陌谦珊珊来迟,却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一个蓝晶的小姐,当着无数宾客的面他很残忍对左瞳说,“他宁愿娶一个小姐也不愿意娶她。”


  这一晚后,左瞳成为了滨海所有人的笑柄。


  从那天晚上开始,她再也没有出现过,有人说她因为受不了那样的羞辱不敢见人,有人说她自杀进了医院,听到她自杀的消息时候易陌谦的心莫名的颤抖了,他突然很后悔自己那天晚上的行为。


  左家对她的行踪一直很保密,直到半个月后的一天他去夜店买醉,才知道所谓的自杀不过是谣传。


  那天晚上易陌谦在夜店喝得人事不省,醒来时候发现头痛欲裂,他说服自己昨天在夜店听到的只是一个幻觉,却没有想到茶几上面竟然放着一份报纸。


  头版头条竟然是她和安子皓登机时候的照片,她挽着安子皓的手笑得明媚动人,在她的脸上哪有一丝颓废。


  易陌谦咬牙切齿的撕掉了报纸,他眼睛血红,慢慢的把报纸上面的人撕成纸屑,


  左瞳,你够狠!今生今世要是落到我易陌谦的手上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易学长,徐学姐,一起来玩游戏?”


  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召唤,易陌谦和徐晴还没有反应,早有人聚集了过去。


  左瞳在心里松了口气,和认识的男生又说了几句话后就准备往角落撤退,偏偏徐晴却没有打算放过她,“瞳瞳,一起过去!”


  一群人围着一个妙龄少女,左瞳的目光淡淡的看向妙龄少女,端得是人间绝色,竟然和沈君瑜那样的美人有得一拼。只是她却没有丝毫的印象。


  “这位是江辰希!”见左瞳迷茫的样子,徐晴轻声告诉她,“难道你这些年就真的一点也没有关注过他的消息吗?”


  左瞳点头,自从四年前那个生日派对后,易陌谦这个名字成了她的禁忌,没有人会在她面前提起,而她也从来不让自己去想起。


  “这个江辰希是易陌谦这几年来的红颜知己,有人说其地位和沈君瑜有得一拼,据说江辰希的成年礼上易陌谦曾说过要等她长大的誓言。”


  左瞳面无表情,无论他要等谁长大都和她没有关系,见她一脸漠然,徐晴适时的打住了话题。


  “这位是左学姐?”见徐晴挽着左瞳走过来,江辰希含笑看着左瞳,把身边一位男同学推开,“左学姐这边请!”


  左瞳回她一个笑脸,貌似这一屋子的女人只有她和徐晴对她露出过笑脸,她有些奇怪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热情。


  左瞳坐下后,易陌谦挽着李曼珊也走了过来,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是左瞳身边的两个人站起来让他们坐下,如此一来易陌谦坐在了左瞳的身边。


  一屋子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三个女人都貌美如花,李曼珊是易陌谦的新欢,江辰希和他的关系也不一般,只有一个左瞳却是三人中为了易陌谦闹尽笑话却没有取得半点怜爱的人,这一比较高下立分。


  左瞳感觉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不是因为冷气而是因为冷眼。


  易陌谦的手还环在李曼珊的腰上,目光却看向江辰希,声音温柔醇厚,“小希想玩什么游戏?”


  “真心话大冒险!”江辰希开口。说着话早有人拿上一个酒瓶,江辰希脸上带着笑意转动酒瓶,停下对准的却是李曼珊。


  江辰希轻咳一声,“李学姐,易大哥最敏感的位置是什么位置?”这话一出满座哗然,李曼珊嘴角浮现一抹笑意,有些冷,江辰希这个问题傻瓜才会回答,她什么也没有说话就伸手去取酒杯。


  酒杯是那种大号的酒杯,李曼珊的手还没有接触到酒杯,就被人抢先一步拿走了,易陌谦温柔的笑,“阿珊不介意我替你喝这杯吧?”


  看着易陌谦代替李曼珊喝下那杯酒,江辰希的眸色有些暗沉,李曼珊则是露出了微笑。


  江辰希旁边坐了徐晴,徐晴转动酒瓶,目标却是易陌谦,“最喜欢在座的那位异性?”


  易陌谦眉目不动,停顿一下后示意倒酒,他的这个动作让李曼珊的刚刚因为他替自己喝酒变得暖洋洋的心有些发冷,而江辰希却是笑得很开心。


  很明白的情形,现在易陌谦的女伴是李曼珊,而他却不回答肯定是在考虑她的感受。这局她扳回了一些,脸上笑颜如花。


  轮到徐晴旁边的男人转瓶子,目标却是左瞳,问题随之而出,“左学姐最爱的人是谁?”


  这个问题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左瞳。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查看未删减版本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