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美文殿丨“让我们一起貌美如花”那年说过的一起貌美如花,一定会实现② 文/吕亦涵

紫微青春馆 2021-11-20 06:24:53

你带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我背你逃开一次梦的断裂。


让我们一起貌美如花

文/吕亦涵


05

芯辰,尹芯辰

我们简直成了全班人——不,全校人的笑柄,所有人都在暗地里大笑一通后又凑过脸来对我说:“哎呀宝茹,早就和你说过尹芯辰长着一张狐狸精的脸,谁让你不信?”

我没理她们,反正班主任已经同意让你调座位,而且我很忙,钢琴初赛很快就到了,这场一开始只是为了应付我爸的比赛,慢慢地,我竟尽了百分之百的力。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初赛里,我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进了省赛。

我爸简直喜不胜收,身为大企业家的他几百年都可以不在家里露一个脸,这会儿却因为我进了省赛,千里迢迢到北京请了个钢琴教师过来,给他安排住处,让我天天上他那儿练琴。

慢慢地,我的琴技越来越好。

慢慢地,我和钢琴教师的关系越来越好。

尹芯辰,你猜到了吧?我是个多么不甘寂寞的人哪,后来竟和老师谈起了恋爱。

可这回我再也不敢像从前那么高调,我们连牵手都是偷偷摸摸的,就怕被任何人看到——因为,钢琴老师已经结过婚。

我明明是看到他无名指上的戒指的,可为什么还是让自己不管不顾地陷进去?就因为他有一张好看的脸,就因为对我说话时认真温柔得就像要将我捧在手心吗?

我不知道,我只能要求自己,在每一次约会时都小心翼翼。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大半年后,学校的论坛上不知被谁贴上了一套照片——全是我和某人牵手约会的画面!虽然没拍到对方的脸,可只要见过钢琴老师的人,就知道那照片上的背影是他的。

妈的!为什么有人的恋爱永远不顺?

学校流言满天飞,这下已经不是男朋友不男朋友的问题,在严格意义上这叫“破坏别人家庭”,学校是要处罚的,传开来我这次是死也别想晋级国赛的,要是让我爸知道他是要打断我双腿的。

我诚惶诚恐,直到学校里的议论声达到最高潮,芯辰,你竟然又出现在我面前,就在早读时间,你当着众人的面将一沓照片摔到我身上:“夏宝茹,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监督早读的老师还没来,照片乱七八糟地甩了一地,众人瞪大眼,我也瞪大眼,就看着那一张张照片——和论坛上一模一样的男性背影,一模一样的衣服,只是拍摄慢慢转到正面、转为清晰,显现的,竟是一张和钢琴教师完全迥异的脸!

“我以前得罪过你,冲我来,没关系,可你抢我姐的男朋友是什么意思?”

天知道你根本就是独生女,哪有什么姐姐?

我满脑子雾水,心想着他妈的真是流年不利谁都想落井下石,可周遭却突然有声音:“啊,原来不是钢琴教师啊!”

电光石火间,我如梦初醒!

芯辰,尹芯辰!

照片上的男生阳光而青春,一看就知道还没到结婚年龄,周遭原本带着鄙视的声音不出一周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旁人的赞赏:“好样的宝茹,这下终于给尹芯辰一个教训了。”

没人知道我心里翻山倒海的情绪——尹芯辰,尹芯辰!

我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可不待我开口,你已经主动发信息给我:不是要省赛了吗?干嘛不去练琴?

因为沸沸扬扬的流言,我已经两个星期没去钢琴老师那里。而你在发信息给我的这个晚上,竟然逃了晚自习亲自押着我去老师家,盯着我练了一整晚的琴。

钢琴老师尴尬地站在一旁,你却像完全没感觉到他的尴尬似的,冷着一张脸——第二天照旧。

一个星期后,我终于受不了这么怪异的氛围,让你别再盯着我们了。你不冷不热地回了我一句:“除非你和他分手。”

芯辰,是,我很感激你帮我,感激你替我压下了流言蜚语,可说真的,这关你什么事啊?你自己不也喜欢着“某个人”吗?大家明明情况相同,为什么就非要逼我和他分手?

你听了我的质问就像听到全世界最荒唐的话,那时我们正走在一条静谧无人的小道上,你突然浑身充满恨铁不成钢的怒气:“你知道他结婚了吗?”

我无言。

“你还要脸吗?人家都已经结婚了你还在痴心妄想什么啊?谈点正常的恋爱就不行吗?”

吼完之后我就愣住了,因为那一刻,无数泪水突然从你眼眶里涌出,就像两年前那个空荡荡的教室里,你接完电话后,突然间痛苦得泪流满面。

芯辰,我从未见过如此绝望的教训,训着别人时也将自己的伤疤硬生生剥开,任人展览。

突然之间,你又回复到一年多前那个经历着某人婚期的尹芯辰,你突然蹲下身去,绝望地将脸死死地埋到双腿间,双臂死死地抱着自己,就像当年那样绝望却无声的哭泣。

你这个死心眼的人哪,这么久这么久了,竟然一提到他还能痛苦成这样。而为了我,就因为我,你竟然再一次撕开伤口,任它溃烂在空气中。

“芯辰,”许久,我也蹲下身,紧紧地抱住你,“我会和他分手,一定会,我发誓会!”

我泪流满面。

不是为他,芯辰,是为你。


可来不及了,另一个世界的城墙不知在什么时候也被攻破,流言传到钢琴老师的妻子耳里。

省赛晋级国赛的前一星期,我进入最紧张的训练,而再过几个月也要高考的你则天天拿着数学书陪我在学校的琴室里啃。

可那一天,突然来了个满脸凶光的摩登女人,气势汹汹地在一票人好奇的目光来到琴室,后面,跟着我的钢琴教师!

“谁是那个狐狸精?”门一推开,摩登女人怒气冲冲的声音就传进来。

我的琴声还没来得及停下,你就已经走到门口:“你是?”

啪!

响亮的巴掌声和一句“不要脸竟然抢我的男人”宣示了她的身份,琴室外挤满了人,我终于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可一走到你身边想澄清,就被你用目光阻止——

别说话!

“芯辰……”

你抢在我说完话前就向那女人开口:“你老公怕你怕得要死,我们早就分手了,玩玩而已,介意什么?”

门外鄙夷唾弃不耻恶心的目光同一时间遭你扔来。

“不是的不是的!”我抓住你的手,可还来不及多说,钢琴教师已经急匆匆地将他老婆拉走。

那天下午,就在事发一个小时后,琴室外突然出现了一个怒气冲冲的高大身影。我还在哭,一百遍一千遍地说着对不起,那个身影突然踢门而进拉起你:“尹芯辰,给我滚回去!”

你突然间面若死灰。

那个男人有一张英俊得可怕的脸,可浑身的戾气就像谁敢开口说一个字,就会将他千刀万剐。他的一只手伸过来,就将你扯出琴室,我只听到教室外的人说:“啊,那好像是她叔叔……”

叔叔?天,我知道你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却对你很严格并从头管到脚的“叔叔”,当年亲了你一下的周子明就是被这个“叔叔”揍得满地找牙的。

我的心一惊,在校门外叫了辆摩托车跟在你们车后,跟着你们一路到家。

室内满是怒吼声——

“关竞风,我可以解释的,其实、其实那个钢琴老师……”可说到这,你说不下去了。

芯辰,你一定是想到我了,想到我那见鬼的钢琴省赛——就是为了不影响到这场比赛,你才会二话不说替我接了那女人的一巴掌。

严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其实什么?说不出来了吧?”冷哼一声后,那道声音怒气冲天得就要将天花板掀掉:“从今天起我会派人盯着你!要是敢再让我发现任何动作,我绝对会让那个弹琴的混不下去!还有,马上到楼上收拾东西,滚出去!”

看上去很名贵的大门下一刻就被打开,一副高大的身躯带着暴戾走出来,看也不看我一眼就走向电梯。

我小心翼翼地踱进去,就看到你瘫在地上,无神的双目对着你“叔叔”消失的方向。

那一天,我拉着你的手去校门口那家醋肉店,就是我们曾经去过的那家,你叫了一叠炸得油滋滋香喷喷的醋肉,一边很慢很慢地吃着,一边任泪水一滴滴落下。

你说宝茹:“其实你只是希望有人能爱你吧?找了这么多人,其实你只是希望能得到别人的珍惜吧?而我,又何尝不是?”

我惊愕地瞪着你——张爱玲那句最经典的话是怎么说的?

因为懂的,所以慈悲——芯辰,是因为你一直都懂吗?所以一直这样待我,如此温柔而慈悲。

我一直以为你那天的伤心是源于那巴掌,直到很多很多年后,在你长久藏于心中的人终于曝光,我才惊叹自己的愚蠢——明明知道你那不堪一击的伤口,明明见识过你被那自称为“叔叔”的男人教训后万念俱灰的模样,却还想象不出那男人和你的关系!

我只知道他很凶却也很强大,至少隔天他到校长办公室坐了两个钟头,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在学校里提起“关于那巴掌的事”。

一星期后,准备了整整一年半的省赛终于到来,赛前十分钟你拉着我的手:“一定要拿奖,别辜负了我替你挨的那一巴掌。”

台下为我而起的掌声无数,可芯辰,这一次,我为你而奏。

致友谊。


省赛夺冠后你陪着我欢庆了一晚,一年多之后的今天,我再度偷了我爸的XO:“今晚,就让我们醉死吧!”

我们没醉死,第二天,我爸让我妈转交给我十万块,说是奖励我杰出的成绩。我拉着你像上回那样逃了一天课,到六福里买了两颗一模一样的钻石,和你约定说一人一颗,将来不管谁结婚,我们俩都得戴上它。

两个月后,我们参加了高考。之后便是明媚自由的大学生活。你成绩比我好,不过我在钢琴上优异的战绩替我加足了分,我们报了同一家大学,又成同学。

大学四年里,我们一起吃喝玩乐一起醉生梦死也一起为将来努力,我们每年都会找时间一起去香港Shopping——真是臭味相投啊,都是这么物质化的女子,每年都得在固定的时间到时尚之都扫货——我们一起成为A大响当当的美女,你说真验证了当年那句话。

“什么话?”

“一起貌美如花呀。”

06

好姑娘,让我们一起貌美如花吧

是呀,一起貌美如花。

26岁,因为貌美如花所以感情生活丰富的我又经历了一场失败的恋情,你拉着我,从痛苦中匍匐而出,就像范玮琪在某首歌里唱的:你带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我背你逃开一次梦的断裂——可芯辰,这么多年来你何止带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你拖着我,逃出的是一场又一场的人生断裂。

翌年,你举办了轰动全城的婚礼,对象竟就是当年那个很凶很强大的“关叔叔”。

人生多么奇妙,这么多年来一个又一个的男生成为我的EX,可你心里却始终只住着这个人。这一些年来,这个人经历结婚,离婚,换女朋友,最后,来到你身边。

你结婚那天,按闽南恶俗的习俗,外头的人都在猜你至少会往身上套三斤金首饰。可跌破众人眼镜的是,你光洁的脖子上只戴着一条钻石项链——芯辰,那是十八岁那年我们一起买的钻石,我们说将来无论谁结婚,咱俩都得戴着它。

当然,没人敢嫌你寒碜——你现在可是很冷很强大的“关太太”,谁敢说你寒碜?

众人仍旧会说的,是你冷漠自傲,可芯辰,我觉得你只是单细胞。

你说爱情太累了,让人兵来如山倒,所以你十二岁遇上你的“关叔叔”,便打算爱他到天荒地老。

你说感情太复杂了,人与人之间的交道这样累,所以你与我一日为友便打算终生为友。

就像婚礼上牧师念的那段词:无论贫穷与富贵,无论顺境与逆境……

你毫不犹豫地说Yes I do,一心一意地看着你的关叔叔。而在抛绣球时,你朝我眨眨眼,我知道你的意思:好姑娘,接住呀,我只打算抛给你。

我顺利地接住那颗球,心情愉悦得如同两周后接到你来自巴黎的信息:“我在时装周上看到一条很漂亮的裙子!然后,我让关竞风拍下两条,一条给你一条给我!!”

虽然明知这是你的蜜月期,可蜜月期里抢了关叔叔的风头我一点也不在意,我迅速回你:“赞!再给我带套DIOR吧!”

“好!”

一分钟后,你回复。

好姑娘,这一刻我已经开始幻想起你为我拍下的裙子,我知道那一定会很美很符合我的胃口,就如同我知道,那年说过的一起貌美如花,一定会实现,然后,缱绻到天荒。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购买最新或者以往的杂志哟~

>如果亲们喜欢,请点屏幕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查看更多历史信息,请点击右上角查看公共账号查看历史消息

>更多精彩请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平台“ziweiq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