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万绿丛中一点红——记廉政教育示范点之彭泽兆吉沟

九江彭泽发布 2021-10-07 09:34:56



     “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这是北宋文学家王安石咏石榴花的千古名句。恰到好处的一份点缀,使一片绿波一下子有了聚焦点,整个画面也便有了层次与意境。中国人的审美观念与王道治理是一脉相通的,讲究烘托,突出重点。主体与背景的相互映衬,共同构造了人世间最美的风景。这是浓缩千年历史云烟的王安石版,如果你要想看看超大超现实版的万绿丛中一点红,彭泽浩山兆吉沟倒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好去处。

    

     方圆逾百里,海拔近千余。巍巍大浩山,有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四季常青的毛竹更是连片连片的根植于各个大小山头,加之松树、香樟等常绿植物,大浩山里满眼葱茏会让你觉得春天在这里根本就是常住人口,从未外迁过。随着大山飞鸟翅膀的扇动,满是植被杂着泥土的空气加速更新着来者的味蕾嗅觉,连每一口呼出都是鲜嫩,再疲劳颓废的人都会为之精神一振,悸动而心跳砰砰加速。有人要问了,大浩山的绿遍地都是,可那令人神往的一点红呢?我来告诉你,那醉人的红色就在大浩山深处的兆吉沟。兆吉沟位于县城东北部,大浩山西南方,坐落在大浩山纵深的高峦之上。北吞长江之壮阔,南望景德之瓷光,西纳鄱湖之灵秀,东挟黄山之雄奇,整体景象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兆吉沟就是无边绿海之中那一点硕大醒目的红,整个大浩山因为有它而熠熠生辉,生机勃勃。而这点红不同于那万顷的绿可以用眼晴捕捉,它是需要用心来感觉温度和颜色。1927年大革命失败之后,在彭泽县仍坚持革命活动的共产党人头戴草帽、身披蓑衣、足蹬草鞋,穿行于大浩山茫茫林海之中,风餐宿露,筚路蓝缕,凭着必胜的信念而展开艰苦卓绝的对敌斗争。“柳墅大捷”的取得,,。、邵式平领导的闵浙赣省委批准,整合皖赣边彭泽、湖口、都昌、鄱阳、望江、东流、秋浦县的军事力量,,,建立皖赣边根据地。兆吉沟作为中心县委驻地和赣北皖南游击大队第九、十中队指挥部所在地从此载入史册。


      站在兆吉沟七县中心县委旧址, 室内展板上的文字像子弹飞向八十多年前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隆隆炮火、阵阵厮杀在眼前接连浮现。我仿佛看见陈开运(县委书记)、李庚庆(军事部长)、、把口岭等地对敌浴血奋战的场景,革命豪情油然而生,从内往外迸发着激动。已过不惑之年的人看听故事还能热血贲张,我想应是榜样的力量使然吧。而这种革命先驱所带来的震撼无论对谁、无论何地,都是真真实实存在,且历久弥新。基于此,“九江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九江市廉政建设教育示范点”等等才接踵而至,兆吉沟也因红色旅游而蜚声省内外。


     没有纪律约束的队伍革命是不可能成功的,。,开展了一系列的整纲肃纪活动,为革命队伍的壮大提供了坚强的纪律保证。  1934年4月,增援彭泽中心县委的军区游击大队三个中队行军至太平关时,,待红军走后半个月才回来,看见家中一切物什如初,只是谷仓里少了200斤稻谷。端午祭祖时在香炉里发现了一张纸条和八块银元,纸条上写道:“老乡,我军在此修整,寻遍你家未见一人,未经商榷借谷二百,主人不在,谷价照付,钱藏香炉,恳请海涵,红军留条。”张策勋后逢人便夸红军是讲纪律的好队伍;1935年2月,中心县委军事部部长李庚庆率队缴获了安徽保安旅大批物资和军用品,正值寒冬之际,联络员与司务长商量从战利品中挑选一件好点的大衣替换李庚庆的破棉衣,可被李庚庆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联络员没有办法只能晚上偷偷地把破棉衣拿出来缝补好再放回去;1934年10月,独立营六连连长曾晓春从浮梁县返回根据地途中,因为没有做好行踪保密工作,并且被敌人追捕丢掉了上级领导的手电筒而被关禁闭三天。这些都是红军队伍经过纪律整肃后的成果产物。当年靠种粮、砍柴、伐竹、采茶来解决给养问题的红军领导,,那就是反腐。试看他们当时遵循的,,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打土豪要归公。六项注意——上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以后逐步演变成了1947年《双十训令》的成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有哪一点提及反腐败?估计那个时代,红军字典中是没有“腐败”这个词汇的。不是有崇高伟大的理想信念、艰苦朴素的作风、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怎么会团结在一起武装革命?,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如果他们知道现在的党员干部中有腐败分子贪污受贿几千万,上亿元,一定会惊掉下巴,继而怒不可遏拔出武器直接枪毙!腐败是对先烈的最大嘲讽,对革命成功的最大亵渎,是影响社会肌体的毒瘤,不除不快!


     人生需要信仰,时代召唤英雄。兆吉沟的红军精神是座不朽丰碑,值得我们每一个后来者去瞻仰、去领悟、去传承 。革命先辈用鲜血和生命拼下的红色江山不需要我们来生命来保护,但却绝不容许有人拆砖揭瓦,加以破坏。对党内腐败分子这样的蛀虫我们要坚决零容忍,先烈交与的旗帜我们要世世代代扛下去,且永葆鲜红!“假如我还能生存,那我生存一天就要为中国呼喊一天”;假如我不能生存——死了,我流血的地方,或者我瘗骨的地方,或许会长出一朵可爱的花来,这朵花你们就看作是我的精诚的寄托吧!在微风的吹拂中,如果那朵花是上下点头,那就可视为我对于为中国民族解放奋斗的爱国志士们在致以热诚的敬礼;如果那朵花是左右摇摆,那就可视为我在提劲儿唱着革命之歌,鼓励战士们前进啦!”清风牵衣袖,一步一回头。参观完兆吉沟沿路返回时,你会觉得这朵红军之花、英雄之花,于万绿丛中红光闪闪,格外耀眼。


*来源:浔阳晚报   扶玉林


编辑:肖亚莹

审核:冯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