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亚马逊老大Bezos:太空行业才刚起步

卫星互联网 2021-11-21 13:26:36

有趣 ● 有料  有分量 有价值


本文由微信公号“千域空天”授权卫星互联网发布,编译自Via Satellite 2018年6月刊杂志专访文章《Jeff Bezos: Day One in the Space Industry》,原文作者 Mark Holmes,文中提到了Jeff Bezos关于Blue Origin的计划、他对太空工业的观点和他对太空的个人梦想。



我认为我们应该去寻找,现在我们没有找到的太空除了通信以外的新空间。尽管我现在还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但是我想要看到太空的创业潮,我想要看到太空的新活力,我想要看到在过去20年我曾经在互联网界看到的一切,能够同样发生在太空领域。


这一切不是由一个公司完成的,任何伟大的行业都是由许许多多的公司一起建立的,而这就是太空领域即将发生的事情!


/

5岁孩童时的梦想,就是Blue Origin


这几年来,Elon Musk、Jeff Bezos、Richard Branson,以及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都参与进来了,卫星行业经历了非常大的变化。而这些变化,没有什么能比SpaceX发起的运载革命更为引人注意,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采取行动,比如Jeff Bezos,他从小就迷恋太空。这并不令人意外,但Jeff Bezos从Amazon巨大的成功,投身发射火箭的生意,还是非常吸引眼球的。


Bezos说我们正处在这个行业的“第一天”。尽管太空/卫星行业并非刚刚起步,但Bezos显然认为我们真的处在了一个新时代。随着Bezos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我们必须认真对待他的这个观点。可以从他的语气中知道这并非一个空洞的口号,而是他真的相信这个行业已经准备好接受最令人激动的一次转变。


VIA SATELLITE: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考虑进入卫星和太空的商业领域?Blue Origin的起源是什么呢?


BEZOS:我在2000年创立了Blue Origin,我们花了头三年的时间去寻找每一种非常规的发射技术,并试图了解是否有什么比化学火箭更好地东西。在三年的时间结束时,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化学火箭仍然是一种从地球表面发射并进入太空的优秀技术。问题是它们需要能够被重复利用。因此,从2003年开始,我们就致力于自主研发高度可操作,高度可重复利用的运载火箭。这就是Blue Origin的起源,我们需要让基础设施大大的降低成本,现在进入太空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编者注:据Wikipeidia,Bezos创立Blue Origin之前看了一部名为《October Sky》的电影,深受鼓舞,决定入行。有兴趣入行的朋友可以移步腾讯视频观看此电影。)

 

VIA SATELLITE:在这个领域有很多企业家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对太空着迷。你也是这样的吗?你对太空的第一次印象是什么?


BEZOS:对我来说也是确实如此的。“You don’t choose your passions; your passions choose you.”自从我5岁看到Apollo计划的时候,我就开始痴迷于太空和火箭推进。我看着Neil和Buzz登陆月球,我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太空,我愿意为太空倾我一生的时间和精力。


我高中时期的女朋友说她相信我创立Amazon就是为了挣到足够多的钱去创办Blue Origin的。但是实际上我一直有着一个进入太空商业领域的想法。当然,由于Amazon的今天使我获得了财务上的成功,并最终使我能够开始Blue Origin的事业。

 

VIA SATELLITE:相比较于你在其他领域所创立的公司,太空行业有哪些困难呢?


BEZOS:在某些方面是完全不同的,但就基本原理来说,我认为它非常相似。


如果我们对比Amazon和Blue Origin,Amazon是建立在已有的基础设施之上的,而Blue Origin则是在建立基础设施。


所以,当我在1995年创立Amazon,并打开门送出我们的第一个包裹的时候,我并不需要自己去建立一个交通运输网络,他们都已经存在了很久—— 比如Royal Mail和USPS,Deutsche Post,UPS等等,我们可以依赖这个物流基础设施去发展;同样的,那时人们使用拨号上网的调制解调器,它也是建立在一个长距离电话网络上的,我们不需要去建立一个用户上网的基础设施;我们也不需要去建立一个支付系统,他们也已经存在了– 他被称为是信用卡。也就是说,我在创立Amazon的时候,有很多的重资产基础设施已经到位,我可以在这个基础构架之上建立我的Amazon。

 

这就是为什么你能够在互联网行业看到如此多的活力和创业精神,因为入场券的价格很低,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工作早都已经完成了。所以大学宿舍里的两个孩子可以开始创业成立Facebook等等。但这一切在太空行业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我们前面提到的基础设施要么不存在,要么太贵。


(编者注:这已经不是Bezos第一次表达这样的观点了,互联网的很多创业公司在入行的时候,基础设施都已经建设完毕了,而Bezos进入太空领域的时候,尽管“基础设施”相对存在,但高昂的价格阻碍了他的进一步发展,所以他就投身到了“基础设施”的建设中来。


从Space Angels Network、Bryce Space and Tech、Seraphim Capital等投资、咨询机构的数据来看,过去三年井喷式的太空投资热潮中,超过75%的资本流向了“基础设施”的上游,而非“市场巨大”的下游。


Seraphim Capital梳理的2017年第二季度~2018年第一季度的太空产业投资数据。单位:百万美元


VIA SATELLITE:你从不得不去建立这个基础设施中学到了什么?它到底有多难?


BEZOS:从我的观点来看,真正难的事情是它需要雄厚的财力和持久的耐心。Blue Origin要完成它降低成本进入太空的使命,我们需要三件事:钱、人才和耐心,而我们恰好拥有这三样。


采用长期耕耘的方法是Amazon的优势之一,我认为这也会是Blue Origin的强项之一。我认为要做世界上任何有趣或重要的事情,你都要做好心理准备去打一场持久战,这会耗费你很长的时间,因此,富有耐心,推迟满足。在我看来所有所谓一夜暴富,都需要大概10年时间的积累。

 

VIA SATELLITE:显然你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商业兴趣,与其他的商业领域相比,你会为Blue Origin投入多少关注呢?


BEZOS:我把很多精力都投入了Blue Origin,但Amazon仍然是我日常的工作,我在Amazon工作的非常开心。我们在诸如机器学习、自然语言理解和计算机视觉等很多有趣的领域做了很多努力。我对我们正在进行的很多领域都有很高的兴趣,但我5岁孩童时的梦想,就是Blue Origin。


/

三大理念:降低成本、提升可靠性、提升可用性


VIA SATELLITE:有人认为卫星行业现在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缺乏创新,例如与无线通信行业相比。你是否也这么认为?卫星/太空行业有哪些可以从其他行业中进行学习呢?

 

BEZOS:我认为如果你去看一些具体的事情,还是有很多创新的。例如你去看通信卫星的吞吐量,现在的通信卫星吞吐量已经比20年前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我认为,大家常说的(缺乏创新)指的是当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是15年的时候,你就没有机会进行很多的迭代创新。

 

每20年,你会做多少次的技术迭代?如果我们谈论的是移动电话,那么你基本上每年或者每两年就会获得一个新款的手机,它会进行很多实质性的升级,比如更高的处理速度、更好地显示效果等,所以其迭代周期是非常迅速的。



(编者注:快速迭代是硅谷进入太空行业以后带来的观念变化,图片来自:SPIRE)


我的一个希望是如果我们能够在Blue Origin取得成功,大幅降低了进入太空的成本,提升运载火箭的可用性和可靠性,那么卫星制造商和卫星运营商就有机会以更高的频率替换他们的卫星,并有机会去对卫星的技术进行更快、更多的创新升级。这会出现一个新的平衡点。


VIA SATELLITE:我们离这个新的平衡点还有多远?


BEZOS:我也不知道。这实际上取决于我们能够以什么样的速度降低发射成本。如果我们能够以更高的频率、更低的价格去完成发射,那么就可以有更多的卫星以更高的频率去进行更多的升级。

 

VIA SATELLITE:对于现在仍然需要数年的时间建造卫星,然后再花数年将卫星部署到轨道,你是否感到非常惊讶?

 

BEZOS:在我看来,需要两年的时间去建设一颗卫星是非常不合理的。这样的一种价格点带来的就是“保守主义”。这件产品是否达到了航天级的要求?我们是否真的发射这颗卫星?如果失败了怎么办?这些事我们以前经常谈论的问题。


如果你不能以一个合理的成本快速的更换卫星,那么就一定让你变得越来越保守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一种新的文明,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在这个平衡点上用户能够以更低的价格去替换卫星,而找到这个新的平衡点非常重要的,就是要降低发射成本。

 

VIA SATELLITE:这个行业中是否存在一种保守主义?

 

BEZOS: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合理的(logical, reasonable, sensible)保守主义。如果你花费数亿美元建造一颗卫星并投入数千万美元来发射它,那必然会驱动一种合理的保守主义,而这也是我们希望去改变的平衡点。


发射是设置这个平衡点的一部分,但它是最基本的一部分吗?我想是的,但它不会是唯一的一部分。除了降低发射成本,行业还最终会使用更加标准化的卫星、总线、电源系统等等,并改变有效载荷使其能够进行定制化。


VIA SATELLITE:Blue Origin对卫星行业会有什么冲击或影响吗?公司的终极野心是什么?

 

BEZOS:一定是你值得期待的事情。Blue Origin和New Glenn的三大理念是降低成本、提升可靠性和提升可用性。


降低成本的方式是通过可复用来实现的,这是以非常显著的方式降低成本的唯一好方法。New Glenn的助推器设计可用于飞行25次,BE-4引擎则设计可用于飞行100次。


我们在可靠性方面和可用性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例如,如果一个传感器失效并不影响发射,那我们就会带着这个失效的传感器进行发射;如果你去观察我们将用于助推器回收的回收船就会发现它使用了固定翼片,这使得回收船能够在海况不佳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工作。


这三大理念也就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我们已经通过New Shepard计划解决了我们想要如何建立助推器的问题,我们从New Shepard的建造中领悟了很多,我们现在可以将这些领悟都融入到New Glenn中。


/

太空行业的“第一天”,我们还只处在“孩童文明”时期


VIA SATELLITE:你提到太空是你多年来的梦想。那么你会在太空/卫星的其他领域开展新的业务吗?


BEZOS:我们现在只专注于发射,未来真的很难说,我不确定。但说真的,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还是降低发射成本、提升发射的可靠性和可用性。你可能可以提前很多年计划这些事情,但等你快要实现的时候发现,实际上你还是要延迟九个月、一年甚至两年。但我们可以明确的是通过这三个最基本的角度取得重要的进展:成本、可靠性和可用性。

 

VIA SATELLITE:你是否期望可重复使用变成整个行业的标准?


BEZOS:我认为这需要时间,但LNG燃料和液氧的成本真的非常低。实际上火箭的最大成本还是在于硬件的一次性使用。所以,我们下一步必须研究上面级的可重复使用,因为这会是下一个重要的机会。这是个不一样的问题,也是个有趣的问题。但是最大的成本其实还是来自于助推器,因此这是我们所有工作开始的地方。

  

VIA SATELLITE:据说卫星和太空将会比我们知道的更多的方式触及每个人的生活。你是否也认为这个行业有很好的未来?卫星现在始终围绕在通信的生态系统边缘,你是否认为这会有所改变?


BEZOS:这始终会是混合的且应该是混合的,这是合理的。未来会是一个混合的GEO/LEO、地面系统、光纤以及很多手段。他们都会是其中的一部分。

 

我认为太空行业成长到一定程度就能够降低成本。如果Blue Origin能够成功的在降低发射成本方面取得成功,如果卫星制造商在大规模生产卫星上获得成功,并通过使用标准化的部件降低了成本,那么你可以期待卫星与地面的替代解决方案产生更多的竞争。而且你还会看到更多领域出现这样的竞争。

 


(编者注:OneWeb在2017年的美国卫星大会上与Bezos签署了合同,这就是Bezos提到的这个“竞争组合”。)


VIA SATELLITE:卫星的价格会降到多低呢?


BEZOS:这个目前很难确定。有了可重复使用的运载,它们应该会降到一个非常低的价格,但我们不得不等待和观察。我认为现在很难知道价格能够低到什么程度,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能够远远低于现在的价格。


VIA SATELLITE:未来两年整个通信市场的格局将会如何变化?Blue Origin在这样的格局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BEZOS:我们在这一格局中的角色非常明确。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用户把卫星准确、快速和低成本的送入预定轨道,让发射的可靠性更高、让火箭的可用性更高。这是非常重的资产,我已经为New Glenn投资了大概25亿美元。然后我们将向全世界开放我们的发射服务,在各地推动这件事情的改变。

 

VIA SATELLITE:最后,你是否有什么话想对读者说?


BEZOS:我对未来感到非常乐观。我想对大家说的是,我认为现在只是太空行业的“第一天”。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虽然它已经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产业,但我认为它会变得更加强大。


“第一天”是我一直使用的单词,我所工作的Amazon大楼也叫做“DAY ONE”。对我而言,保持“第一天”的心态非常重要。


太空太大了,我希望未来能看到数百万人生活和工作在太空中,而现在同时在太空中的人数只不过是13人。在利用太空、探索太空的道路上我们还只处在“孩童文明”时期,未来一定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看了BEZOS的专访,你是否认为太空行业/商业航天的未来值得期待呢?欢迎与我们分享你的观点和故事。

 

未来还有更多精彩故事与卫星互联网资讯、卫星上网试用福利等着你哟~



关于“卫星互联网”那些事


最值得关注

最前沿深度

最有趣有料有分量的内容分享

聚焦卫星上网体验,深挖卫星上网资源


绝对不容错过

赶紧关注转发给你的伙伴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