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樟林沧桑录——连载(十三)

樟林旧事新事 2020-11-27 12:04:41

链接:樟 林 沧 桑 录 ——连载(十一)

链接:樟 林 沧 桑 录 ——连载(十二)

樟 林 沧 桑 录

连载(十三) 

李绍雄

七、桑梓秀茂

红头船的故乡,江山如画。笔架三山,苍茫浮海,莲峰五瓣,绮丽映波。韩水脉脉东流,平畴处处碧绿。风帆上下,商旅繁忙。

为使建设更好进行,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樟林分为东西南北四社。当时八街未建,但已有交易场所。每当下午,船只捕鱼归来,就在寨城中心地方摆摊设点,逐渐形成市集,这就是后来的“广盛街”。直至民国时期,这里至古新街一带,仍是鱼鲜交易之所,经历了三百多年。及后广盛街虽建,乡民仍称此地为“内市”,以与新兴的市区区别,很少人使用广盛街的正名。

由于红头船事业的兴起,樟林埠内的商业也必须随之相应。乾隆七年(1742年),澄海县知县杨(天德),批准将樟林河沟两旁荒地,给乡民首建盖铺。商民们遂于此大兴土木,盖建埠铺一百一十四间,初步形成了新市镇的规模。这一百多间商店,就是组成后来的长发街和古新街。为了与地方的配合,翌年,澄海右营守备署由南洋仍移驻樟林。

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南社港船只出入更加频繁,运输络绎不绝,商旅辐辏,行人熙熙攘攘,在樟林南面那“俯临大海,吞吐潮汐”的木桥,已不适应形势,乡民遂集资改建柴桥为石桥,以巨石五根,铺架桥面,横跨于河沟之上。因石梁甚巨(长约四米,宽厚约一米),在当时,非一般人力所能设置。桥成之后,乡民赞其工程浩大,故称此桥为“仙桥”,仙桥街也因此而命名。群众仍习呼为“柴桥头”。

这时,樟林洋船业已相当旺盛,建“仙桥”时,已有“外埠主”某府、“内埠主”某府乐捐建桥款项。樟林的八街,应于此前后时间建成。这八条街,街面均以山石铺砌而成。八条街的街名是:长发、古新、广盛、仙桥、洽兴、顺兴、永兴、仙园,延后再建新兴、元通两街。虽有十街,但樟林的规模,人家仍习称“八街六社”。其中,仙桥、长发二街最盛,有“金仙桥、银长发”美称。

新兴街约建于嘉庆七年。街全长187.3米,东西街口建有标明街名的石牌坊。东西两坊“新兴街”三字,字体不同。东面石坊向街处,有“紫气东来”四字。全街共有货栈54间,每间宽约五米多,深约十六米。两层,楼铺木板,以巨楹承载,可堆放货物。后面临港,各栈均自设小码头,以供起卸。东面石坊外有“永定楼”(曾称“观海楼”)。街中部稍向北面弯出,设一大码头及渡口,码头上街处有石门水闸,涨潮或洪水泛滥时可以制水。码头东侧建“娘祠”、“福德祠”。现全街建筑,基本保持原貌。

樟林各街,似乎曾统一规划。特别是铺山石路面的规格。这种规格,除八街及新兴、元通等街之外,由新兴街东面延伸至外祠,由塘西国王庙至铺仔前,以至其他各村主道,都有“石仔路”之设。这种路面,在今天的上海、天津,还保留一些同样铺山石的小马路,以作历史的踪迹。

各街行业之多,也难尽数。乾隆四、五十年时,樟林市上营业品种,迅速增多。如杨萃和的出口网业、从潮安移来的陈腾飞笔业、寿世堂的中药材行等等。至光绪年间,各街的特点是:长发街营业品种最多,而且多是巨贾富商;永兴街则以豆行、“米凡”行为主(米凡为一字,左右结构);仙桥街多酒楼茶居;洽兴街主售洋货;顺兴街多日用百货店及当铺糖房;广盛街仍销售海产;仙园街有较大酒坊及药材行;马路顶是蔬菜交易的集中地,后来发展至连宵达旦的不夜市。

“金仙桥”至后一段时期,有商店、作坊六十左右间。其中行业繁多,如打石、当铺、柴竹行、油坊、理发、干果、鱼店、药材、豆腐坊、砖瓦店、金银首饰坊、织袜坊、棺材行、打铁坊、火砻、戏园、菜馆、星卜、照相、裱画、医局、接生、油漆、屠宰、木工、染布坊……不下三十行,至于各街行业计算起来就更多了。

作者介绍:李绍雄(1925.7——2005.3),澄海东里樟林人,长期从事教育及文化工作。历任第二、 三、四届澄海政协委员,文史资料委员会委员,政协澄海诗社副社长,澄海文博研究会副会长,岭南诗社、岭海诗社社员,苏北中学退管会主任,樟林中学校董会副主席。

爱好诗词、散文、文史与集邮。著作有《樟林沧桑录》、《樟东乡情》、《若水斋诗词(手稿)》等。

承蒙李灿晖先生的大力支持,即日起,我号将推送《樟林沧桑录》连载,请大家留意关注。未经本号允许,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本号所发表的文章,图片禁止他用,违者将追究侵权人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