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董竹君自撰 | 我的一个世纪 第九章 如此老家

不I舍I如I来 2021-08-20 12:51:14

点击上方蓝色【不舍如来】加关注,转发分享您的感动与喜悦


从不因被曲解而改变初衷

不因冷落而怀疑信念

亦不因年迈而放慢脚步


这是一位世纪老人的经历个洋车夫的女儿被迫沦为青楼卖唱女结识革命党人跳出火坑成了督军夫人不堪忍受封建家庭和夫权统治再度冲出樊笼开创新的人生历尽艰难险阻为上海锦江饭店女老板连任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称女权运动的先驱



  

回家准

 

1918年初春接到丈夫的信叫我们回合江老家麻子丫头说:“太太你回了老家就算正式媳妇了自己和子女将来都可以进祠堂过你得小心对待家里人我已经告诉你了们都没有好心肠。”于是我就盘算回去怎么对付那些家里的人呢我想无论怎么样她们那些人总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一定都是婆婆妈妈贪小利的人因此我就做了这样的决定第一买一大批中外制造的礼物一撒她们的日封了使得她们不好意思和我作对第二她们怎样对待我随机应变


个时候四川市面洋货充斥买了一大批洋货如搪瓷盂面盆脸手巾花露水红绿丝线皂盒袜子纱线袜)、印花被插花瓶里的纸花胭脂花粉雪花膏等等装了满满两挑箱编的),和子头启程回合江县城文昌巷老家



轿夫如牛马

 

天色暗淡正下毛毛雨怀着沉重的心情启程去老家我和国琼女乘一顶四人抬的大轿两个丫头和男孩备坐小轿挑夫在轿后跟着卢炳章也可怜地凭着双随在轿后时我揭开轿帘看见他跑跑走走满脸是汗轿夫们更是汗流浃背为了生活竟要这样辛苦卖力我心里感到怪难受的轿夫们每到站口就停下来找抽足大烟加添力气再上路这些可怜的轿夫黄肌瘦一看上去就知道烟毒中得很深但抬轿子的本事真大任何高高低低狭窄的泥泞小路都能随着押韵的接口很自然地抬过去例如前喊踩左”,踩右”;前喊天上亮晃晃”,地下水荡荡”;“天上鸟子飞”,“地下牛屎一大堆”。“边力”,“让他一下”,……这些尤其是吸了鸦片烟后劲头更足我坐在轿里不时开轿帘见轿夫抬轿全靠两条腿要走那么多的路程为了活命只有听从主人的使这和牛马有什么两样但人到底不是牛哪来这么多力气这些轿夫被迫吃上慢性自杀的鸦片排在和牛马同等的社会位置公道在哪里人的起码权利又在哪里呀我心里异常难过恨不得立刻下轿遥远的老家自己走不动除此之外并无别的交通工具真使我进退两难这种悲痛的镜头至今记忆犹新


们告诉我路上投宿要小心时会碰到黑店听了真吓死人卢炳章却答道军人护送就是碰到他们也不敢干出什么的。”一路上有时晴天时阴雨达有些站点轿子刚停下就有穿着满身补钉衣服黄肌瘦的乞丐或者衣衫满脸愁容眉眼锁紧瘾大发的无赖拥上前来要钱西吃


我吩咐勤卢炳章给几文他高兴就给时他吼几声这些人害怕就走开了卢炳章说这些人给不完的。”我想同样是人嘛

 


见家人

 

合江在重庆西南面从重庆到合江县约四百华里轿人步行了整整五天多才到了合江城里将近老家的时候轿夫就指着说:“那就是你们夏家!”


我把轿帘掀开远远看见是一座旧式大平房轿子一停下来屋子里就出来很多人围着我气氛热闹紧张进客厅分别拜见婆婆哥哥嫂嫂姑妹兄弟及侄侄女没有看见丈夫觉得有些奇怪又不好意思请家人陪着出观看周围环境见此房全部土木结构质量高处于合江城内热闹繁华地区文昌巷街积不到一亩进出大门坐北向南门两侧各有铺店二间是夏家出租的)。


由大门进入第一间客厅侧为客房各一间厅中堂有木刻的对联匾额显得极其华贵第二为家人居住之地间有天井四周都分为大小房间约有七八间独间最后一为大库房这些房中所有家具用具摆饰布置一看而知为富贵豪华门第当我去观看的时候有位姑姑:“真正的老家在乡下头场观田。”

   

我看后进屋坐下见家人老少连丫头等人都出来围着看我大家你言我语现出新奇的神态我趁此一面喝茶一面观察周围的家人


我最注意的人是婆婆丈夫的继母)。婆婆姓肤色黑黑身材矮小小脚眯着老花眼暴牙齿头上梳了一个发髻红丝线系的芯子横着一根金钗子穿件半新的黑缎夹袄手里拿根水烟袋似笑非笑地坐在红木靠椅上大哥夏冕昭高身材长圆脸皮色一般两眼圆而有神有些短胡衣冠端正长衫马褂白布袜子双梁形黑色布鞋头顶还戴上一顶大红丝结的黑缎子瓜皮帽执一根约二尺长的竹烟杆态度严肃一本正经的神态坐在椅子上边吸烟边将双腿交叉摇摆当我给他打招呼时他只点点头而已独揽着六房人的大权的妻子大嫂人不高圆脸宽额嘴形像无牙齿的老太婆肤色还白双小脚看上去颇为慈祥实质凶毒麻子丫头告诉过我)。辈中年岁最大的是侄女国君她身材中等面相端正肤比较细白两眼有神颇有吸引力的聪明相麻子丫头曾告诉我说:“她的性格奸恶为人一如其母”,在第二代中她是头目


大哥大嫂的丫头叫珮琼这孩子身材中等五官一般肤还细门牙不齐有些肉里眼双木脚时带甜样子脾气好麻子丫头说过这个丫头性格和善懂事欢她所以我亦注意了第三房的三弟媳身段较高还健壮双眼皮面部轮廓清楚脸色带黄半大脚一副忠厚相貌麻子丫头说过她的脾气最好从不惹

事生非的她生两个女儿另外的人有的是小脚有的是半大脚个人都梳一个发髻光亮油滑有的发髻上露出来一个红芯是用红绒线扎的发根红芯中间横插一根或金或银的钗子姑娘们梳一根长辫子辫子梢上都打个红绒线炮竹结状像个鞭炮)。穿着短衣长裤有的蓝布有的丝绸有的笑眯眯有的板她们三三两两地咬耳低语一面讲一面偷偷看我


最后婆婆开口了她边吸水烟袋边板起脸概是故意表示庄严吧关照们把我带到安排好的房间住下休息


进房间后就叫麻子丫头和卢炳章马上把挑箱打开把准备好的一份一份的礼物当场分送给他们们每个人收下礼物的时候对我的态度就好些那些没有来的亲戚我也叫卢炳章马上分送出去


当天晚上丈夫回家彼此畅谈了一番别后情况并告诉了他送给各房各人的礼物都已分送出去他面带笑容颇为赞成



丈夫的职位

 

这时我才知道丈夫从日本回国后的详细情况他仍追随孙中山继续革命1917孙中山先生委任唐继尧为川总司令丈夫就被唐委国招讨军总司令


丈夫军队的驻防地和军饷来源驻防地在合江永川壁山三永川和壁山两县位于成渝东大路线上处山地商品流通数量不大只能征收田粮如契厘金税等),收入不多而合江地处长江边上时四川交通全靠水上木四川重庆下游一带各县需要食盐全靠自流井的经富顺运沪县再转运重庆而合江恰是必经之地


所以就在合江设立了征收关卡又在合江成立了商事务所专办水上运输商品征税事宜每月可收五六万元不等其中盐税占百分之九十当时在合江的军费开支每月约三四万元其余全部入丈夫私囊而整个大家庭的开支费用除祖上遗留下来的少数田地收租米外其余都是要依靠这笔收入这项税款事先既未经上级机关批准事后开支当然亦没有必要去向谁报销征多征支多支少全凭个人自由支配


谓护商事务所意思是政府保护商人运货的安全商人就该向政府缴纳一定税款故名护商事务所巧立名目护商实是征税但是商人被征收的税款并不落空为商人可以把商品提高价格出售这样一来结果是转嫁于一般消费者身上吃亏的还是老百姓


护商事务所除总揽征税事外还在河边要道地方设立稽征所稽征所在沿河置哨兵监视来往船只遇有商船上下驶过就勒令停船验货计量计价照章缴税才能通行若有违者就鸣枪拦截那就要除缴征税外还要交罚金


当时人民觉悟不高一般没有抗税情形发生万一有抗税者没收其全部商品并要给以极严厉的处分当时军阀任意剥削人民横征暴敛钱就是这样搞来的有人搞到几十甚至几百万元有句俗:“拥地自肥,”意思是统治的地区宽广便向人民征任意进入私囊当然就能肥起来了


1918国七年),四川军阀的防区制已经形成无所政机都是拥兵称霸一方谁的兵多防地多就是实力最大亦无所谓军政管辖系统所有军饷并不是依靠财政拨款或通过预算决算等手续而是由带兵首领委托自己的信如县长征收官吏地方官吏等办理总之当时的财政权都掌握在带兵首领个人手里他可以自由向地方人民筹款自由征收捐所征的款凭个人任意开支使用外其余作为自己的财富购回经商没有上级单位或者是上级的负责人去过问我知道了这些目无法纪任意作为来对待百姓的做法见丈夫的思想行为与前大不相同后异常惊奇痛心不安

 


 复杂而沉重的生活

 

夏家这个大家庭里正如在重庆时麻子丫头所说人事很复杂满了封建气所有人都是依靠收田租和丈夫做官得来的钱过活家庭规矩颇严像家长夏冕独揽六房大权谁见他都害怕开始时也不能例外但心里并不敬服有婆婆对她不能随便起坐说话


婆婆对待丫头很凶不得宠的经常挨打骂她不称心时就去暗中揪丫头的胳这算是好的四川有些太太奶奶虐待丫还用烟签子戳嘞女仆们去各房面前挑拨是非说坏话家人之间表面上看起来亲亲热热骨子里勾心斗角面和心不例如有一年六房人分家分田地各自立门户)。开始是当家人夏冕昭召集各房开会商议分法殊不知会后各房都存私心见纷纭莫衷一是各自勾心斗角拣肥选精顾一切地横争抢夺夏冕昭目睹斗争剧烈束手无策经丈夫出面晓以大义众怕丈夫权势只好平息听候分配这类情况在有封建识的家庭中是司空见惯的事对有势力的当家作主的人都拍马屁封建家庭就这样复杂恶毒夏家也不能例外别无非是小巫见大巫还有更糟糕的家庭


家里面虽然仆人很多但是一切家务的操作烧饭洗衣缝纫绣花糖果糕点种泡菜过年腊肉酒菜等等都要媳妇们亲自带动操持


因此她们就冷眼观察我看我会不会做但又不敢当面对我怎样为丈夫是家中唯一做官和有地位的人


有一次麻子丫头告诉我:“老太太在和我们老爷指丈夫她们不喜欢为你是卖唱出身的姑娘伤门风不能做正太太叫他把你退掉另外娶还骂他太糊涂爷就说:‘这怎么可以呢?’两个人讲了半天以后老太:‘那就叫她做姨太太好了。’爷还是不肯两个人又吵了一阵老太太你是过继给二房的么就一子双桃即娶两个老婆两个都是大老婆。’


爷还没有答应她呢!”


我了解这些情况以后感到家里的情况太复杂了内心有说不出的忧虑气愤


但念丈夫待我还好于是我就抱定这样的态度对待她们第一一切事情都以大公无私的精神处理宁可自己吃亏第二跟着她们勤劳地操持家务第三凡事忍耐再尽量做到让人们称我是贤妻良母这样她们总没有话说了吧


夏家原是中产阶级的地主虽然各房都有侄女做家务一切还靠媳妇们参加动手虽在夏之时任都督之后已成为显贵官府之家增加了不少男女佣人但是家庭人员的传统生活习惯还是按照老规所以对一切家务还得亲手参与并加指导以迎合婆婆与家人的心理


此后我每天早晨侍候丈夫出外办公以后开始学缝纫结绒线绣花烧菜洗衣还帮助招待亲友到了晚上教子侄们读书帮总管上账给大模子大猷侄国琼女洗完屁股两脚净衣……上床后在菜油灯下扎鞋底么都做免得他们说我贱坯”、“下江[]好吃懒做”。这样每天都要搞到深夜虽然我很累为了取得婆婆的欢心取得家人们的好感只好一切都忍耐劳地干也免得丈夫为难丈夫待我时还好时候使我很伤心有一次他生了骑马疮发高烧非常危我日夜侍候他有一天我正在替他烫内衣的时候他喊要大便这种病若是用对患处很危险并且发高烧不能透风他又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这种情形下我只有把便盆送人被窝里连头也一道钻进去小心地捧着便盆候他慢慢大便完


气闻久了头有些昏眩走出室外到走廊上透口新鲜空气正巧一个卫兵走来他向我敬并问丈夫的病情我和他谈了几句话进房时丈夫开口就骂:“还没死你就七搭八搭了。”种突然而来的侮辱把我气得心肺要炸裂似的


真想回敬他几句但念他在病中只好咬牙忍住泪直往肚里咽心想他太不了解我了对他这样一片真心实意他竟然如此的侮辱我说明他不信任我不尊重我怕我变心不是平等互敬互而是把妻子当做奴隶结底因我是卖唱姑娘出身夫妻处久自然而然就会看不起我了总之这样的我是绝对受不了的虽然这次我谅解了他为这件事烦闷颇久。”


这期间四弟结婚我又帮助主持婚礼布置一切过了几个月后家人和亲六眷都在背后议论我知书达礼贤慧能干所以当我每天早晚出门向婆婆请安时候她对我说话时才露了一点笑容似乎有些喜欢我了另方面婆婆及三六眷之所以对我态度转变也是由于丈夫到底是家中唯一的有威望的人谁都要怕他三分

 


 再次婚

 

一天晚上丈夫很高兴地对我讲:“你晓得吗娘和大哥喜欢你了说要我你重新拜堂她来主持。”我就问他:“你的意思怎么样?”:“算了她老人家和大哥家人大家高要我们再拜一次堂就再拜一次好了。”当时我听了很不愉快心想已在上海正式结过婚了孩子都生了还要重新结婚这种事情钱有势人家别人的婚姻当儿戏由他们随便摆布可是风俗如此我能说什么她们于是便开始择日通知乡亲家族人们家院内外张灯结彩杀猪宰羊摆筵席客堂内外到处摆有甜咸糕点糖果种食品等等……


这时丈夫的姐妹们围着我要给我开脸把洋线套在双手大拇指和食指上叉地一松一紧地抽绞将脸额上的汗毛绞光额头要开方我怕痛不肯大姑太太:“不可以的新娘子一定要开脸。”于是七手八脚地给我开了脸然后我穿件黑丝绒旗袍丝袜子黑漆皮鞋个横的辫子头插朵红花带了国琼女儿重新拜堂举行婚礼过祖宗长辈……这样的礼仪后就算是正式成为夏家祠堂的人了孩子们最喜欢热闹的这天国琼女儿家里男女老少许多人穿着崭新的绫缎丝绸鞋帽整有些女客打扮得像观音菩萨一样大家都是嘻嘻哈哈吃席的吃席聊天的聊天……老少族亲们里里外外穿来挤去这般热闹到底是为了在幼小的国琼女小心灵里是一无所知的她开心得在室内院外跳跳蹦蹦停地拿糖果不停地吃亲旅们一连热闹了几天


我在想封建社会可恶又可笑居然同一个丈夫并未离婚只因为结婚时不是门当户对应再举行婚礼我正在不高兴把我脸上皮肤抽绞得火辣辣得难受时忽然飞来一件事刺激得我感慨万端事情是拜堂后的当天晚上大嫂子就拿出张一千元的收条给我对我说:“房和堂子里的一张收据现在你拿去毁掉吧!”我吃了一没有吭声心想们这样做是什么意思呢当初明明是我自己逃出来的大哥是被巡捕房关禁一礼罚了一千元怎么把这笔账算在我的身上呢们又为什么把它保留到现在们把我看成买进来的货物穷人和卖唱出身的真的那么下贱我愈想愈伤心简直是侮辱人当时对此无比愤慨丈夫觉得他哥在当时吃了苦故未吱声难过


再次拜堂以后们承认我是家中正式的一份子了另一方面丈夫是有势力的人所以婆婆和家人对我的信任与好感也逐渐大大增加了各屋有事总要和我商量解从这以后亲六眷无论大小事情凡解决不了的都要和我商于是我在家庭里无形中就成为当家人之一地位增高了


丈夫前妻姓晏晏家也正式承认我是她家女儿了并知道我为人贤对待她们的外孙夏大模很好来参加婚礼祝贺为我是正式填房[]事后特派轿来迎接我去摆筵席亲六眷乡邻们挤成一堂这在当时的四川也是种风俗习惯虽然如此对这些并不以为然觉得新奇而已当我在晏家大门口下轿被迎进堂屋正坐我一声不响眼扫家人时这些晏家的亲友们围着我像看西洋把戏似地盯住我突然有人近身把我穿的黑色漆皮鞋脱下一只”。因和她们太陌生了属喜事只好听之任之可是这只皮鞋终于不见再回来晏家妈妈另给我一只布鞋我穿着鸳鸯鞋在晏家住了二三天心情颇愉快这件事对我来说是非常新鲜的印象今日看来当时中国社会是多么落后人民的生活水平是多么低这些人家还算是当时的富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