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这届“倒爷”变了!在世界各地吸金靠的原来是这个

天下网商 2022-06-07 11:42:14

和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倒爷”相比,现在的新“国际倒爷”多是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他们充分利用了互联网和电商平台,重新定义了“倒爷”的内涵。



 文|张晨 倪轶容

     

对于经历过上世纪80年代的国人来说,“倒爷”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开始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由此形成的价格双轨制,让不少头脑灵活的人利用计划内商品和计划外商品的价格差,在市场上倒买倒卖。借用王朔的称呼,这些人被戏称为“倒爷”。

 

那时,坐绿皮火车硬座(有时睡在座位底下),扛着大包小包的麻袋,几乎是“倒爷”们的标配。曾有中国第一“倒爷”之称的前南德集团董事长牟其中,甚至用川东某城濒临倒闭的厂里的积压罐头换回了一架苏联图-154民用飞机,又转手卖给四川航空,算是把“倒爷”功夫发挥到了极致。

 

到了90年代,随着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倒爷”们又把目光转向了国外。“国际倒爷”的称呼由此产生并名噪一时。北京的秀水街成为“国际倒爷的后仓库”;而全长9000多公里的北京到莫斯科的铁路,则成为这些“国际倒爷”的新“丝绸之路”。

 

这条线路对当时的“国际倒爷”来说,熟悉得如同回家之路。列车一进俄罗斯境内,每到一站,倒爷们就拎着羽绒服、皮夹克等蜂拥而下,站台上则挤满了等待抢购的俄罗斯“倒爷”。

 

那是一个充满惊心动魄故事的“国倒”时代。在那条通向财富的铁路线上,也布满各种惊险,包括劫后余生,甚至丧命。

 

“倒爷”这一称呼,最终随着价格双轨制在90年代末的消失,而逐渐消失在人们的生活中。然而,时代变迁,新的机会又出现了。只是这一次,不再是中国人拿着货坐着火车踏上险途,而是其他国家的“倒爷”利用中国商品和本地商品的价格差,或是信息和语言差,做起了“倒买倒卖”生意;他们也不用再扛着大包小包自己千里迢迢跨境运输,不用和买家面对面交货,而是一切都在互联网上进行。

 

这些新“国际倒爷”多是普通的年轻人,互联网和电商在世界各地的逐渐普及,成为他们个人创业的基础。他们也代表了互联网电商时代全球化的一个未来趋势。


马来西亚华人的淘宝生意经


今年21岁的马来西亚华人陈字弘,出生在和新加坡隔着柔佛海峡相望的新山市。别看他年纪不大,却早有经商的意识——早在上中学时,他就开始研究怎么做生意了。而他对生意的兴趣部分源自他的父母,他们拥有一家私营的制衣厂,已经做了20多年。


21岁的马来西亚华人陈字弘

 

四年多前,陈字弘第一次听说了淘宝,他发现上面的很多东西相对马来门店的物价,都很便宜,就开始让朋友帮他在上面购物。最开始是买一些书包、铅笔盒、钱包这类的学习生活必需品。慢慢地他发现自己越买越多,而他的华人朋友圈里,大家也都在热烈地购买,互相宣传。于是,商业嗅觉灵敏的他,决定在Facebook上开一个网店,来销售他觉得在学校里可以卖的东西。

                                                                

初次的尝试并不成功,因为没有建立起顾客群,做了差不多两个月,没有什么成绩,他放弃了。2017年5月,已经从学校毕业的陈字弘决定正式申请当地的商业注册,重新在Facebook上开店。


陈字弘在Facebook上开的个人网店YH Fashion House

 

陈字弘说,据他所知,马来西亚已经有至少上万个华人商家在做淘宝的“倒买倒卖”生意,通常是在Facebook上开一个个人网店,他身边就有好几位朋友在做。“基本很多年轻人都在做,但都是小批量进货,每一个月都会补货;有些人会以预购的方式直接一批顾客一批顾客订货,这样可以减少成本开支。”

 

陈字弘解释,华人商家售卖的对象主要是马来族群,“因为他们不懂中文,没有淘宝的资源”,其中,衣服、衬衫、周边商品都特别好卖。

 

不过,陈字弘还有一个“秘密武器”。在他正式注册开店前,他上了一个网络营销课程,老师提到了另一个阿里巴巴旗下的平台:1688.com(内贸B2B网站)。陈字弘马上就去研究,跟淘宝做对比。“真的非常便宜”,而且“对接速度非常惊人”,3至5天就可以到货。找到这个“金矿”后,陈字弘对自己的生意更有信心了。

 

但陈字弘不会直接用淘宝或1688上的商品照片,而是到货后自己再重新拍照,设计网页,并请当地网红来做模特,“做自己个性化的东西”。


陈字弘会给产品重新拍照

 

陈字弘也完全不需要操心跨境物流。由于马来西亚华人购买淘宝商品的需求之大,催生了一批为华人代购提供包括通关、跨境物流等服务在内的一站式运输公司。比如陈字弘用的就是一家名为Mypos的马来西亚运输公司,专为华人服务。这样的公司在马来西亚还有很多家,他们通常会在中国大陆设一个集运仓,通关时间也很快,最短一小时便可完成清关。这让象陈字弘这样的新“倒爷”创业者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


印尼女大学生的韩妆创业路


阿里巴巴国际站(alibaba.com)上的韩国供应商盼达网(pandakorea),是从2017年7月开始从事B2B出口贸易的,主要向欧洲、北美、东南亚和拉丁美洲销售韩国彩妆日化产品,其中,东南亚客户贡献了约40%的成交量。盼达网B2B业务总经理洪起一介绍,许多小型买家也是当地的卖家,他们从阿里巴巴国际站上批量进口韩国化妆品,再通过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网络或本土电商平台做零售。


韩国供应商盼达网B2B业务总经理洪起一

 

24岁的印度尼西亚大学生宝莲,即是通过盼达网进货到本国销售的电商创业者。宝莲生活在爪哇岛中南部的日惹市(Yogyakarta),在印度尼西亚国立伊斯兰大学修读会计专业。课余,她在instagram、Tokopedia、Shopee等多个社交和本土电商平台上,销售韩国小众品牌化妆品和明星专辑。

 

统计网站Statista数据显示,2017年印尼B2C和C2C电商市场规模达70亿美元,用户以20%的年增长率攀升至2800万人次。“电商是印尼现在最流行的购物方式,是大势所趋。”宝莲说,两年前,她下决心自己做生意时,第一反应就是做电商。


宝莲在Shopee上开的个人网店

 

印尼现在“韩流”正劲,宝莲自己也喜爱韩国的流行音乐和青春偶像。她观察到,热播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中女主角千颂伊梳妆台上植入过一款w.dressroom牌香水,男子偶像组合防弹少年团也为该品牌做过推广,但印尼市场上从没有出现过该品牌的产品。于是,宝莲用平时攒下的一小笔零花钱作为启动资金,折合人民币约600元左右,。事实证明宝莲对需求的判断是正确的,手机拍照上传到instagram上后,马上就有粉丝前来询价。

 

之后,宝莲逐渐开始试图从韩国电商网站Gmarket上数十件、上百件地购买化妆品转运至印尼,但这些货物经常被海关扣下征税,情况严重时流程长达数月。宝莲这才意识到正常进口手续的重要性,于是转向寻求通过正规跨境电商手段进货。她从谷歌上搜索到了阿里巴巴国际站,并在上面找到了盼达网。

 

宝莲一开始对进口的流程一无所知,在洪起一的指导下,她才知道可以通过代理商来帮忙处理港口的报关和清关事宜。2018年1月,宝莲从盼达网上购买了200件化妆品,这些货物从首尔运到新加坡,再由进口清关代理商驻新加坡的工作人员将小批量的货物统一装船集运到雅加达的海关。通过宝莲的instagram个人账户,这200瓶香氛喷雾仅用了3天就全部售罄。

 

在倒卖韩妆和明星周边的圈子里,具有规模的“大号”在instagram上粉丝数在10万人次上下。宝莲分析,印尼中心城市的百货商场可以买到悦诗风吟、自然乐园等知名大众品牌的韩妆,w.dressroom这样的小众品牌很少有线下专柜,因此即便定价偏高也不愁卖。同时,“在其他小城镇和更远的地方,人们虽然知道韩国明星和他们推荐的产品,但是却没有渠道购买,这也是为什么电商在印尼如此受欢迎的原因。“她解释。


instagram上卖韩国明星周边的一个大号

 

在旁人推荐下,宝莲在tokopedia、shopee这两个本土C2C电商平台上也开起了小店,一方面可以直接获得来自这些网站的订单,另一方面,从instagram上获知信息的消费者也会被引流到电商网站上购买。宝莲一个人负责拍照、处理订单和打包发货,用现金和快递公司结算。消费者收到商品后,通过银行卡转账给平台,平台再将货款打到宝莲的账户上。在购物体验极繁琐的情况下,每批货物都可以在一个星期内消化完。


中泰混血儿在美国的电商倒卖史


出生在台湾的汪哲鋐,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泰国人。6岁时,他跟随母亲移民到美国。


一番折腾之后,母子二人在爱荷华州的一个小镇定居下来。在之后的岁月里,因为贫穷,不了解美国文化,而且是当地极为少数的亚裔,汪哲鋐常常受到同学的欺负。而他的母亲为了养家,不得不在工厂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

 

这一切,让汪哲鋐很早就体验到生活的不易,也决定做点什么来帮助母亲。10岁的时候,他在电视上看到eBay的广告,嗅到了商机,决定通过转卖二手商品来赚差价。

 

他用母亲的信息注册了一个账号。最初是转卖二手篮球鞋。每年,美国的中学都会举行很多篮球比赛,同一球队的队员们会买篮球服、球鞋等“装备”。到了第二年,这些装备会进行更新迭代,旧的球鞋就会被扔到一边。

 

汪哲鋐注意到,一些同学淘汰下来的球鞋,甚至是乔丹等名牌鞋,几乎没穿过几次。于是,他以5美元的价格,向同学收购这些二手球鞋,在eBay上转卖。当时,一单差不多能赚50-100美元的差价。


汪哲鋐(后排左一)不仅倒卖运动鞋,自己也很热爱运动

 

尝到甜头的汪哲鋐,开始持续投入到这个生意中去。在高中快毕业时,他索性直接去购买当地商店的剩余库存。手机、水笔笔芯、戒烟糖……几乎什么都卖过。

 

汪哲鋐的生意越做越大,但是,慢慢地,他的货源开始枯竭。当地小商店的剩余库存,已经很难支撑起他的线上生意。

 

后来通过朋友的介绍,他找到了货源更为丰富的阿里巴巴B2B国际站,并被上面浩如烟海的产品数量所震惊。而在品质不差的情况下,这些产品比美国小店的商品,要便宜很多。

 

这时已经考上爱荷华州立大学的汪哲鋐,决定让自己的业余创业更上一个台阶。他和比他大一岁的美国学长伊万组成了生意搭档,从阿里巴巴国际站上批发婴童触感玩具,并把在美国的交易平台从eBay,扩展到亚马逊和北美非常流行的一个跨境电商平台Shopify。

 

电商帮助汪哲鋐更快地实现了财富的积累。去年,19岁的他用自己赚来的钱,为母亲买了车;今年,20岁的他又为母亲买了一套四居室。


汪哲鋐和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