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传承红色基因 诵读红色家书】“把全部爱我的精神,灌注在我们的事业上”

平安九江 2021-10-09 13:10:53

近期,省委书记、省长刘奇推荐并号召全省“每位同志都要认真读一读红色家书”。九江市公安机关积极响应,组织开展“传承红色基因诵读红色家书”的主题党课、读书会、诵读家书等多种形式的活动,追忆历史烟云,感受几代共产党人和仁人志士舍家为国、矢志不移的红色情怀,在缅怀中传承中华传统美德,增进爱党、爱国情感;激励广大民警践行“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总要求,为九江公安事业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今天,我们推出的是先烈刘愿庵就义前给妻子周敦婉的遗书:把全部爱我的精神,灌注在我们的事业

  由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副主任张晟诵读。





把全部爱我的精神,

灌注在我们的事业上


-给妻子周敦婉的遗书

我最亲爱的婉

  久为敌人所欲得而甘心的我,现在被他们捕获,当然他们不会让我再延长我为革命致力的生命,我亦不愿如此拘囚下去,我现在是准备踏着我们先烈们的血迹去就义。我已经尽了我一切的努力贡献给了我们的党,我个人的责任算是尽了。所不释然于心的是此次我的轻易,我的没有注意一切技术,使我们的党受了很大的损失。这不仅是一种错误,简直是一种对革命的罪恶,我虽然死,但对党还是应该受处罚的。不过我的身体太坏,在这样烦剧而受迫害的环境中,我的身体和精神,表现非常疲惫,所以许多地方是忽略了。但我不敢求一切同志原谅,只是你——我的最亲爱的人,你曾经看见我一切勉强挣扎的困苦情形,只有希望你给我以原谅,原谅我不能如你的期望,很努力的、很致密的保护我们的阶级先锋队,我只有请求你的原谅。

对于你,我尤其是觉得太对不住你了。你给了我的热爱,给了我的勇气,随时鞭策我前进、努力;然而毕竟是没有能如你的期望,并给与你以最大的痛苦。我是太残酷地对你了。我惟一到现在还稍可自慰的,即是我曾经再四的问过你,你曾经很勇敢的答应我,即使我死了,你还是——并且加倍的为我们的工作努力。惟望你能够践言,把儿女子态的死别的痛苦丢开,把全部的精神,全部爱我的精神,灌注在我们的事业上,不要一刻的懈怠、消极。你必须要象《士敏土》 中的黛莎 一样,“有铁一样的心”。

我如此算了,我偶然想起,觉得有点可惜,我的某部分过人的精神和智能,若是不死,对于我们的工作,是有许多贡献(虽然我一方面有许多弱点)。然而现在是不可能了。我饱受了一切创痛,我曾经希望我们有一个小宝宝,我当以我的一切经验教育他,指导他,使他成为一个模范的“布尔什维克”,现在也尽成虚愿了。所惟一希望的,只是你,我唯一亲爱的人,我的同志,希望你随时记着我的一切,记着我某一些精神和处理工作的作风,继续我的工作,同时也随时记着我的一切弱点,我俩共同的弱点,努力去纠正——挽救我的罪过。

关于你的今后,必须要努力作一个改革的职业家,一切去教书谋生活等个人主义的倾向,当力求铲除,这才算真正的爱我。假如我死后有知,我俩心灵唯一的联系,是建筑在你能继续我们的工作与事业,而不是联系在你为我忧伤和忠诚不二上面。这是我理性的自觉,决不是饰词,或者故意如此说,以坚你的信爱,望你决不要错认了!对于我的家庭,难说,难说,尤其是贫困衰老的父亲。整个社会无量数的老人在困苦颠连中,我的家庭,我的父亲,不过无量数中之一份子而已。我的努力革命,也何尝不是为此。然而毕竟对于家庭、对于父亲是太不孝了。社会是这样,又复何说。此后你如有力,望于可能时给父亲以安慰和孝养,尤其是小弟妹,当设法教之成立,这是我个人用以累你的一件事。不过对于我死的消息,目前对家庭,可暂秘密不宣,你写信去说我已到上海或出国去了,你随时捏造些消息,去欺骗父亲好了;不过可怜的父亲,是有两个儿子 的生或死,永远不能知道了。

望你不要时刻想起我,尤其两年来一切同居的快乐,更不要无谓的去思量留恋,这样足以妨害工作,伤害身体,只希望你时时刻刻记起工作,工作,工作。

我被捕是在革命导师马克思的诞生(日)晨九点钟。我曾经用我的力量想消(销)毁文件,与警察殴斗,可恨我是太书生了,没有力量如我的期望,反被他们殴伤了眼睛,并按在地下毒打了一顿,以致未能将主要的文件消(销)毁,不免稍有牵连,这是我这两日心中最难过的地方。只希望同志们领取这一经验,努力军事化,武装每个人的身体。

我今日审了一堂,我勇敢的说话,算是没有丧失一个布尔什维克主义者的精神,可以告慰一切。在狱中许多工人对我们很表同情,毕竟无产阶级的意识是不能抹杀的,这是中国一线曙光,我们的牺牲,总算不是枉然的,因此我心中仍然是很快乐的。

再,我的尸体,千万照我平常向你说的,送给医院解剖,使我最后还能对社会人类有一点贡献,如亲友们一定要装殓费钱,你必须如我的志愿与嘱托,坚决主张,千万千万,你必须这样,才算了解我。

我在拘囚中与临死时,没有你的一点纪念物,这是心中很难过的一件事。但是你的心是紧紧系在我的心中的,我最后一刹那的呼吸,是念着你的名字,因为你是在这个宇宙中最爱我、最了解我的一个。

别了,亲爱的,我的情人,不要伤痛,努力工作,我在地下有灵,时刻是望着中国革命成功,而你是这中间一个努力工作的战斗员!

你的爱人死时遗言 

五月六日午后八时





刘愿庵(1895-1930)     

  原名孝友,字坚予。陕西咸阳天阁村(今属咸阳市秦都区)人。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随父到江西,入南昌大同中学堂读书。刘愿庵,1895年生,陕西咸阳人。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弃学奔赴南京,参加学生军,声讨袁世凯,后一度在川军任职。1923年在成都参加恽代英组织的“学行励进会”,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刘愿庵被推举为叙州五卅惨案后援会负责人之一,领导群众开展反帝爱国斗争,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冬任中共重庆地方执委会委员兼中共成都特别支部书记。

1928年4月任中共四川临时省委代书记。同年6月,赴莫斯科出席党的六大,当选为中共第六届中央候补委员。1929年4月,他发动和领导了万源固军坝起义,在川东地区树起了一面武装斗争的旗帜。同年6月,领导了邝继勋、罗世文等发动川军第二十八军第七混成旅的遂(宁)蓬(溪)起义,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四川工农红军第一路总指挥部。中共四川省委正式成立后,刘愿庵任省委书记。为发展四川的党组织,发动工农运动,组织武装斗争,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工作。1930年5月5日在重庆被捕。就义时年35岁。



诵读者感言

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副主任:张晟  

《红色家书》是一本初心之书、信仰之书、奋斗之书。读了烈士写给妻子的这封信,让我对先驱们抛头颅、洒热血的初心气节所感动,让我对革命者坚守理想、坚定信念的不变信仰所折服。刘愿庵在入狱后与敌人开展坚贞不屈的斗争,在笑赴刑场英勇就义的前夜,给妻子周敦婉的遗书深情款款,那句“把全部爱我的精神,灌注在我们的事业上”的殷殷嘱托至今读来依然让人潸然泪下。

进入新时代,踏上新征途,我们唯有不忘初心、铭记历史,强化胸怀天下的责任担当,涵养民族复兴的家国情怀,传承红色基因,从做好每一项本职工作起,从处理好群众的每一次报警起,把青春和热血献给热爱的公安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