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一个安新织带人的酸甜苦辣

安新在线 2021-11-19 15:48:05


雄安织带人

——选自《我的生活》征文


鹤舞白沙,舞的不是沙,是纱。准确点说,我是一个织带人。织带属于箱包辅料的一种,生产原理和织布差不多。


  

鉴于市场竞争激烈,利润也变得越来越微薄,只能靠延长工作时间维持生计,织带人每天的工作时长平均超过了15小时,而且为了赶订单,赶进度,没有礼拜天,没有节假日;娱乐活动更是不必提,正所谓一入织带深似海,从此赌友是路人。

  

有的只是永不停歇的夜班,和永无休止的机器轰鸣声。织带机属于重工机械,运转声音不是很大……而是巨大。震耳可聋的那种。

  

我觉得它已经超过了坦克轰鸣时的噪音~~虽然我只在电视上见过那玩意儿。

  

车间里日常交流基本靠吼,所以织带人除了有腰酸背痛的毛病,嗓子都不会太好。还好的是,时间长了,慢慢也就适应了。一同适应的,还有街坊。

  

某天有事,晚上没开机子,邻居家二哥立马打电话过来,要我赶紧的把“坦克”打着火——几年下来,突然间没有了织带机轰鸣声的陪伴……他失眠了。

  

长期的高噪音工作环境加熬夜,容易使人冲动和情绪暴躁;为了修身养性,我开始培养一些兴趣爱好,诸如努力学习菜刀的使用技巧,自创了降龙十八刀,九阴白骨刀等一系列刀法,包括认真阅读关于人体解剖学方面的书籍,并把学习心得和体会以文字加图片的方式上传到朋友圈……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客户对我的态度忽然好转了起来,久拖未决的欠款也很快归还了……

  

然而,涛声依旧,拮据依旧。

  

又是一个月夜,倚在窗前,月光照在地上,好像冬霜一样;举头望着皎洁的明月,低头开始思念一个问题—— 努力真的能够改变命运吗?

  

杯中还有残酒,但人已醉。

干织带,白了少年头。

空悲切,新宝来,犹未现;

洋房梦,何时圆?

驾单排踏遍白沟周边。

撸起袖子昼夜干,

岁尾难剩半文钱。

凌云志,已如烟……


文:鹤舞白沙


本文选自安新在线开展的征文活动《我的生活》,个人真实记录和展示自身的生活状态。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投稿,一经选用发布,有一定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