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中国手机30年风云

陇塬新气象 2021-10-08 15:15:33



TCL是国产手机品牌中第一个投入力量搞研发的厂商。




1987年,广东为了与港澳实现移动通信接轨,率先建设900MHz模拟移动电话。同年,模拟通信时代的行业霸主摩托罗拉公司进入中国,在北京设立办事处,推销移动电话。当时进入中国的第一款移动电话是摩托罗拉3200,其外表厚实笨重,状如黑色砖头,重量都在一斤以上。功能上,摩托罗拉3200只能用于打电话,且通话质量不够清晰稳定,通话续航时间也仅为30分钟。

 

摩托罗拉3200


这台在中国大陆上横空出世的手机售价2万元人民币,在黑市甚至炒到5万元,这让一般人望而却步,但也同时成为了身份的象征,引得企业大老板纷纷追捧,粤港文化词语“大哥大”也逐渐被套用在了这种“砖头机”上。一时间,梳大背头、抹发胶、手持“大哥大”,成了不少人理想中的富人形象,而当时国内拥有“大哥大”的“富人”约有3000人。

 

上世纪90年代初,以诺基亚为代表的欧洲厂商率先开垦GSM处女地,数字通信被称为第二代移动通信标准(2G),相对于模拟技术,数字技术发射范围更广,抗干扰力强,且可以支持来电显示、传呼和短信业务。

 

1994年,中国建成第一个GSM通讯网络,1995年,中国大陆出现第一款GSM手机爱立信GH337;1999年,摩托罗拉推出第一款全中文手机CD928+。彼时,诺基亚、爱立信等厂商后来居上,与摩托罗拉并肩在手机业界成三国鼎立之势,占据着80%的国内市场份额,西门子、松下、阿尔卡特等国外品牌也占据着一席之地。

 

爱立信GH337



1998年10月,中国第一部国产手机诞生——科健KGH-2000,随后,首批拿到牌照的国产手机厂商——科健、熊猫、南方高科、厦新等开始在夹缝中默默崛起。1999年底,国产手机市场占有率达到3%。

 

国产手机有牌照,但却没有技术,该如何生产手机?得益于政策春风的照顾,洋品牌受阻于中国手机市场准入机制,只好向持有牌照的中国伙伴伸出橄榄枝,借道而行——借助国产手机的生产牌照打入中国市场,国产手机厂商则通过贴牌生产手机赚取利益。法国SAGEM公司与波导、三星与科健便是达成了类似的合作协议。

 

有人选择“拿来主义”走捷径,也有人选择死磕出一条生产链。

 

TCL是国产手机品牌中第一个投入力量搞研发的厂商。

 

在2000年的时候,TCL推出第一款国产WAP手机999D,该机也成为当时国产手机中真正意义上的高端手机产品,弥补了国产手机没有高端产品的空白;次年TCL推出钻石手机,将通讯工具与装饰品相结合,领一时风尚。2003年,TCL手机以9.31%的市场综合占有率稳居国产手机第一,位列全球第八。

 

TCL 999D


 2002年,诺基亚推出第一款塞班系统智能手机。次年,诺基亚1100问世,这款机型凭借简单、稳定、低价的特点深获好评,造就了2.5亿台的全球销量,成为诺基亚品牌乃至功能机的经典之作,更为深远的意义是,诺基亚1100成为了传统手机与后来的多媒体手机的分水岭。

 

 

没有核心技术的支撑,以科健、波导、夏新为代表的第一批国产手机注定只能在历史舞台上走过场。

 

2003年,在经历四年的快速增长后,国产手机销量开始下滑。

 

率先遭遇“滑铁卢”的就是还沉浸在与三星“度蜜月”的科健。其放松了技术的研发,仅满足于贴牌带来的丰厚效益,最终难免沦落为一家机械生产的“代工厂”。2005年,科健逐渐从消费电子市场退出,曾经的国产机“第一品牌”关门大吉。

 

科健K528


波导、夏新等国产手机的市场份额也逐渐萎缩,从2003年下半年到2005年年初,国产手机的整体市场份额由此前的55%下滑至44%。2007年,国产手机的颓势仍不见好转,波导前三季度亏损5.06亿元,夏新同期亏损4.6亿元,联想手机在上个财政年度的亏损额达1.33亿元。

 

有人退下来自然有人上位,尽管国内市场被以诺基亚为首的一众洋品牌称霸,但是借助政策放宽和技术突破,以天语、金立等为代表的第二代国产机成为黑马跑出。

 

2004年,延续五年之久的手机生产“审批制”终止,取而代之的是“核准制”。审批制下,获得许可牌照的只有36家企业,其他手机制造企业只能靠贴牌度日。审批制终结,一批合资的国产手机生产商开始打出自有品牌。

 

2006年,专门生产手机芯片的台湾联发科(MTK)崛起,手机厂商只要购买这种廉价的MTK芯片,加上定制的外壳和电池,即可自行组装手机。毫无疑问,MTK成为功能机时代,国产手机第二波浪潮的重要推手。

 

其中,天语手机便是这波浪潮中的典型。

 

天语手机


2002年天语手机公司天宇朗通成立,并自建研发团队,但可惜亏损8000多万元。尔后,天语把芯片技术交给联发科,生产外包给富士康,推出成本低廉的山寨机,自身则聚焦于销售渠道的建立——在全国寻找代理商,交出手机定价权,以让渡利润换取渠道。最终效果喜人,2007年,天语手机出货量达1700万部,在中国手机市场仅次于诺基亚,成为国产手机冠军。

 

与天语成立于同一年的金立,也在拿到手机牌照后开始生产自有品牌手机,2006年金立完成目标年销售量300万部,利润超过2亿元。此时,功能机时代国产手机的第二波浪潮,主角已变为天语、金立、中兴、长虹、宇龙通信。而第一代的幸存者TCL,其手机业务重心早已转型海外。2008年第一季度,EMEA(欧洲、中东及非洲市场)和LATAM(拉丁美洲市场)两个市场占TCL总销售额的92%。



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促使了国产手机市场的再一次洗牌。

 

互联网手机最大的优势就是以接近成本的价格向消费者直销,因此其最大特点是高配低价。2013年,小米性价比+饥饿营销模式成功杀出,随后,魅族魅蓝、酷派大神、联想黄金斗士、乐视、360、ZUK等手机电商品牌也汹涌而来,互联网手机迎来了生机盎然的春天,更多的国内消费者开始注意到了国产品牌。

 

但是当人们都在拥护互联网营销的时候,OPPO、vivo却把线下市场统统捡了起来,尤其是二三四线城市,虽然营销方式传统,但成效显著。

 


2016年后,随着OV逆袭、乐视崩台、ZUK告别,线下渠道迎来复兴,互联网手机在国内市场再也无法被神化,只作为和线下相互补充的渠道存在。华为、OPPO、vivo等拥有传统渠道优势的厂商迎来销量反扑,传统互联网厂商节节败退,纷纷转型布局线下。例如小米和魅族就已经开始积极建设线下实体店,小米更是借此迎来了市场逆袭。总之,国内手机的中低端市场基本被国产手机品牌占领了。

 

根据国际调查机构GFK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中国手机市场上国内品牌占绝对主导地位,华为(包括旗下品牌荣耀)以1.02亿部的销量排名第一,销量份额为23%。

 


排在第二位的是OPPO全年销量7756万部,第三位vivo为7223万部,第四位苹果为5105万部,第五位小米为5094万部。同2016年相比,这四家增幅都不大,约在5%至8%之间。

 

排在第六位到第十位的分别是:魅族1681万部、金立1494万部、三星1107万部、百立丰lephone的467万部以及联想179万部。

 

值得一提的是,曾经在中国市场呼风唤雨的三星手机,仍未走出Note 7 爆炸阴影,在中国市场遭到了边缘化,份额向零逼近。而苹果近期也深受“电池门”、“降速门”等负面事件影响,加之苹果十周年纪念版iPhone X价格、性能、外观等差强人意,在中国市场已现疲软迹象。一代手机销量神话缔造者,恐怕已逐渐走下神坛,历经30年的风云,相信国产手机将引领新一代风潮。








END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