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红丸、广东人事及缅铃:明代春药考

胡嚼蛆 2021-04-10 08:11:28

     本文节选自《明人的率性生活》,即将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

明代前期,在社会生活上整体保守,中后期却呈现放纵态势。在风气的演变中,好色皇帝如成化、嘉靖起了推波助澜作用。

明宪宗成化年间,有人因为献房中术而获得高位,此事象征着方士春天来到。到了嘉靖年间,道士陶仲文献上红铅,被世宗宠幸,此后一路高升,见则与皇帝同坐,出则君臣相送,于门庭处握手告别。陶仲文至八十一岁去世,赐四字谥,荣耀无匹。

一个方士得宠幸如此,自然有他过人之处。皇帝们处皇宫之中,目光所及,都是红粉佳人。这些红粉佳人们,无不期待着皇帝前来采摘,天长日久之后,皇帝已被消磨尽了精血,只能指望方士们修炼的红铅,帮自己振起雄风,重沾雨露。

红铅的制作,原料是少女月经,且初次月经最佳,第二次、第三次的品质渐退。制作红铅,还要求少女身材匀称,面部娇好,肌肤细腻。

“樱桃小口石榴牙,目秀眉清肤似雪。”

符合这类条件的少女,是最好的取月经对象。如果少女月经没有按时到来,就会让她们服用对人体有损害作用的催经汤药,至于她们的健康,则不被考虑。

初潮被专用工具收集后,通过繁杂的工序制成红色小药丸。先选用极细极白的茯苓末,用热水浮去木渣,沉淀晒干。再将红铅放入,如同和面一般揉在一起,打作薄饼之后阴干。在制作、保存时,切忌使用铁器。然后以熬成的麻黄浓膏、朱砂,配合红铅一起熬制。此种制作方法,将矿物朱砂,植物茯苓、麻黄,少女红铅合而为一,药效显著。

红丸,被称为接命上品之药。服食之后,能气力焕发,精神异常,确有功效。红丸虽好,但不可多服,一年服食两三次。服用红铅时,事先要素食,焚香祷告,服用红铅后还要饮人乳以解除热性。《金瓶梅》中,西门庆身体较虚,有人送了他一罐百补延龄丹,说这本是道士修炼了给皇帝吃的,并嘱咐西门庆用人乳清晨饮用,以解热性。如此推断,百补延龄丹相当可能是红丸。

陶仲文得宠之后,将一名唤作盛希道的方士推荐给了明世宗,同样得到皇帝宠幸,先后担任工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要职。盛希道的绝技是秋石方,此方收集童男小便,“去头尾炼之,如解盐以进”。

童女初潮,童男初尿,收集、炼制费力,而社会上对于提振男人雄风的药物有着巨大的需求。依照吃啥补啥的理解,生殖力强大的雄性动物身上的器官,也被明代男性视为壮阳补品。

“海狗以一牡管百牝,鬻之助房中之术”,“雄海狗性燥急,日交数百雌者不倦。”

海狗日交数百,如此神通,怎不让男人为之心动。

张居正妻妾成群,房事频繁,为了振起雄风,不时服用海狗肾壮阳。戚继光引张居正为奥援,送了他不少海狗肾。海狗肾虽好,可不能多吃,最终张居正一命呜呼,失去大树庇护,戚继光跟着丢了官。海狗产于山东登莱半岛的海中,因为市场需求旺盛,一些海狗猎户就割取狗肾,冒充海狗肾骗人。

海狗肾这类珍惜物品,一般人无法问津。世俗之间,无数浪荡公子哥,土豪富老板,风流才子对房中术的渴盼,对性用品的需求,只能靠江湖奇人来满足。

万历年间,松江地方有名吴三娘,为人豪放,行走江湖之间。吴三娘学有异术,她帮富豪子弟制作“淫具淫药,纵酒恣欢”,由此发家,号称“三娘子”。三娘子所过之处,官宦富豪,争相交结,“足迹所至,家为至宝”。将一名江湖女子奉为至宝,自然是吴三娘擅长制作淫药淫具的吸引力了。

许多男性将壮阳药与酒一起服用,认为能达到最佳刺激效果,如固本壮阳丹与麝香酒一起吞下,“壮硬非常。”也有将壮阳药材与酒浸泡饮用,此风盛行至今,无数家庭装满药酒的大缸中,浸泡着的是男人的春梦。

内服壮阳,或能弥补男人的不足,可一些欢场老手,也开始寻求更多的新鲜刺激,这就需要借助外用淫器。

晚明放纵的风气,奇淫的追求,让性用品市场极大兴盛。各大城市都出现公开售卖性用品与壮阳药的店铺。《如梦录》中载,开封街市上公开出售“广东人事,房中技术”,以及“助老扶幼,走马乌须”之药。

对这些性用品,小说中多有描写。《醒世姻缘传》中,小偷儿打开抽斗,发现里面暗藏香艳,“里面两三根角里先生,又有两三根广东人事,一个白绫合包,扯开里面盛着一个大指顶样的缅铃。”

角先生、广东人事、缅铃之类,都是明代流行的性用品。角先生在明清两代,名气最响,各类小说中屡见不鲜。之所以在《醒世姻缘传》中称为角里先生,因为角里先生是名隐士,称其为角里先生,含隐而不露之意。角里是复姓,常被略称为角先生。

角先生在市集上即可购买,《型世言》中,王氏与余氏在灯市上闲玩,看到角先生,王氏惊道:“这等怪丑的。”余氏倒是识货,介绍道:“奶奶,这是夜间消闷的物儿。”明代福建、广东沿海,海运发达,很多出海谋生,一去几年。独守空房的妻子,性饥难耐,就去购买性工具自慰。交易时,女子戴了斗笠去店里,将斗笠摘下放在柜台上,斗笠下压着钱。然后离店,过一会后再回来拿起斗笠,性工具被放在斗笠下面。

广东人事、景东人事之类也是自慰器,只是遇热会膨胀。此类性用品从缅甸等地传入广东、云南等地,被当地仿制,故也称广东人事、景东人事。《金瓶梅》中,蒋竹山为了讨好李瓶儿,“修合了些戏药,部(铺)门前买了些甚么景东人事,美女相似套之类,实指望打动妇人的心。”

广东人事用树胶制成,遇热水会膨胀变粗。角先生常用角、玉制成,用起来比较僵硬,没有广东人事灵活。

《株林野史》中,仪行父与夏姬通奸,怕丫鬟荷花泄漏消息,拿出一个东西,有四五寸长,与阳物无异,叫做广东膀,云:“我与你主母干事,你未免有些难过,此物聊可解渴。”

荷花不知道此物如何使用,行父就教她:“用热水泡泡,他便硬了。”

荷花用热水一泡,果然硬如玉茎一般,“往牝口一插,秃的一声,便进去了。”

缅铃由名字即可看出,传自缅甸。据《瀛涯胜览》中记载,缅甸地方上的男子,至二十余岁时,将阴茎四周之皮,用细如柳叶的刀挑开,嵌入锡珠十数颗于皮内,再用药封护,待疮口好后,才出去行走。

缅甸国内大头目、富人则使用金珠,珠内放入砂粒,行走时有铃声发出,以此为美。《万历野获编》中介绍了缅铃,“为媚药中第一种,其最上者值至数百金,中国珍为异宝。”

万历年间,缅甸华人岳凤领缅军侵入云南,战败被俘,送至京师行刑。行刑时,“岳凤阳道亦嵌数缅铃于首,为行刑者割去,以重价售以功勋臣家。”只是不知这器物被买去后,如何保存。

缅铃有男用,有女用。《金瓶梅》第十六回中,西门庆拿出个新鲜玩意给潘金莲,“认了半日,竟不知什么东西。”西门庆介绍道:“名唤做勉铃,南方勉甸国出产的,好的也值四五两银子。”勉铃,即缅铃。此物是花太监从宫中得到,转手送给侄媳李瓶儿,李瓶儿再送给西门庆。

《金瓶梅》中的缅铃又称金面勇先锋,圆球形,有睾丸般大小。缅铃为放入阴道后,可发出蝉鸣声,功效奇特。《五杂俎》中对缅铃也有介绍。缅铃大若龙眼核,有热气时会自己颤动。

缅铃别名颇多,如水银球、赛卵头之类,也说明了缅铃的制作特性。《绣榻野史》中介绍有缅铃的制作方式,缅铃形圆,内部放入水银,外层用金子包上一层,然后烧焊上,再放水银再用金子包裹,前后共用七层金子。随着重心的转移,各层水银流动,缅铃四下翻滚,“里面水银流出,震的金子乱转”。女性用的缅铃上还有个鼻纽,用来系住绳子,缅铃放入阴道后,绳索在外牵引,带动缅铃滚动,起到性刺激作用。

缅铃在明代流入之后,在云南地方有仿制品,但仿品质量不若缅甸传入者。“真正缅铃”价格高昂,在上层社会中颇为流行。今日泰国仍有缅铃镶嵌的习俗,称为“神点”。

施蛰存先生对《金瓶梅》的淫秽描写嗤之以鼻,认为作者“淫学知识也肤浅的很,所写男女交欢没什么新的把式。葡萄架一段,要算是他的大发明了。作者的黔驴之技,也只是止于此耳。”施蛰存先生是高人,自有高见。不过《金瓶梅》对明代性用品的描写相当逼真,书中罗列了西门庆的十种性器具,如银托子、相思套、硫磺圈、药煮的白绫带子,悬玉环、封脐膏、缅玲、景东人事之类。

银托子是环形器具,用玉或者银打造,套在阴茎根部,可使阴茎血流加大,阴茎增粗,延迟性交时间。西门庆对此物很是喜欢,每次性交都要使用,但银托子过于生硬,使女性不快,潘金莲就抱怨道:“这托子硬硬的,格的人痛。”

在晚明社会生活中,各类与性相关的器具、文化,已处于泛滥状态。虽然道学先生们对此有怨言,可人们还是乐此不疲,追求着性的乐趣。对身体,对性的控制,是皇权进行统治的重要环节。明代对性,也从礼与法上设置了诸多禁锢。可身体的自由,性的欲望,却是地下奔涌的熔岩,虽然大地之上,一片冷清,可暗地之中,却是欲望沸腾。明代中期以后,在性上呈现出放纵的趋势。这却是一个长期王朝发展到最后的必然,在坚固的牢笼,天长日久之后,终究会出现裂痕。对牢笼的反抗,也常是从身体,从性开始。

 感谢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