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洪荣昌:中国红色收藏领军人

红色文化周刊 2021-10-12 13:31:25



  他的红色藏品承载着中国共产党及新中国的成长史,记录下每一珍贵的历史和时代发展;

  他,一位普通国家工作人员,捐资1000多万元建设武平“百姓文化公园”,成为中国公务员慈善捐资第一人;

  闽西红色的土地、厚重的文化滋润成就了他,他又成为红色文化孜孜不倦的传播者。




  他,痴心收藏,乐于研究,连续出版了《红色票证》《红色货币》《红色收藏》等书

  近日,笔者随老同志一起到武平慕名拜访了大名鼎鼎的洪荣昌。他送我们3本厚厚的书,均为解放军出版社出版。里面大部分是实物图样、照片以及他的研究成果。

  第一本书《红色票证》,副题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票证文物收藏集锦,系统介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各种票证和钱币发行的历史背景、发行种类、收藏特征等。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80周年时,他又出版了《红色货币》一书,副题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发行货币版别研究。2014年紧接着出版《红色收藏》一书,扉页是现任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罗伯健的题词:“收藏苏区文物,弘扬苏区精神。”这也正是对他红色收藏的最好诠释。

  洪荣昌说,出版这些书,审查程序是非常严格的。他把书稿送给解放军出版社之后,责任编辑在征得分管领导同意后,编好样稿,送给军事科学院审查,再将审读意见上报总政宣传部审核,总政宣传部审核同意后,给解放军出版社下达“印书令”。他非常感谢戴志强、蔡援朝等专家为此书作推荐,也感谢该书的责任编辑刘施昊。因这3部专著的广为发行,洪荣昌被喻为“中国红色收藏第一人”。他的书被国家图书馆和全国各大图书馆收藏,连美国哈佛大学等图书馆也收藏了他的专著。

  洪荣昌认为,红色藏品中承载着中国共产党以及新中国成立的奋斗史,蕴藏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每一件红色藏品背后,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记录了战争中的众多历史性时刻,成为那个时代的印记。“我认为,收寻只是采购员,保存也不过是保管员,只有研究和传播,才是红色收藏的真正意义所在。”



  潘家园,在中国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淘宝商与捡漏者,中国人与外国人,珍藏品与伪劣假货,共存共荣,这是一个极须判人的眼力与胆识的地方。洪荣昌与一般的收藏家不一样,他是一位研究者,一位藏识丰富的专家,一位中国红色收藏界的领军之帅!他对苏区文物的鉴定判别水平不仅在苏区文物收藏领域得到公认,就连中国钱币博物馆、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的专家都很赞赏,请他鉴定。他现任中国收藏家协会红色收藏委员会副主任兼票证部部长、《中国红色收藏》杂志执行主编、全国《毛泽东像章选集》副主编、《中国钱币》杂志特聘审稿专家、龙岩学院中央苏区研究院研究员等。


  洪荣昌让我们看他编辑的《中国红色收藏》杂志,厚厚一摞。他说:“每季度编一期,乐此不疲地义务当执行主编。当然,也借此展示我的研究成果。”

  他让我们看一张印有马克思、列宁头像的中央苏区股票。股票上方是一个光芒四射的红五星。五星左右是马克思、列宁头像。头像旁边各有一面对称的中国共产党党旗。头像下方扇形窗内,写着“闽西工农银行股票”八字。洪荣昌深情地说:“这是中国第一张有马列头像的股票,是我们闽西人创造的历史。”

  上世纪20年代末,中国共产党人就懂得发展股份制经济,尤其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新生的苏维埃政权为发展经济,办起了各种合作社。80多年前就有股票了,可知苏区时很多东西都改变了中国的历史。

  洪荣昌还收藏有中国共产党人最早以“国家银行”名义发行的货币,各种版式数以千计。这些发行的货币后来成为各个革命斗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发行货币的模式,从某种意义上说,开创了中国人民银行———新中国国家银行发行货币的先河。


  他,一位普通国家工作人员,捐资1000多万元建设武平“百姓博物园”,成为中国公务员捐资第一人



  洪荣昌陪我们到武平县中山镇,参观了他向中山镇政府慈善捐资1000万元人民币建设的“中山百家姓文化公园”。公园外,立有石碑,刻有该镇武溪村外出乡贤洪荣昌的捐建事迹。

  中山镇刚刚被国家列为历史文化名镇,“百家姓文化公园”为古镇又添重彩。公园内,有仿古大殿百姓堂,有如北京天坛般的纪念堂,有展示姓氏文化、民俗文化的长廊,有百家姓活动中心,包括广场、牌楼、百家姓客栈等。洪荣昌说,我捐资后,整个工程设计、建筑、陈列等全部由政府进行,我没有参与,建成后所有产权也归镇政府。

  中山镇位于闽粤赣边界客家地区的福建省武平县,全镇人口不过2万,方圆二三十里,却聚居着102个姓氏人家,最多时达108姓。这一文化奇观,与客家地区以聚族而居为特征的社区文化形成强烈反差,成为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客家百姓镇”。

  洪荣昌曾种过田,当过兵,教过书。1980年步入政坛,官至龙岩市人事局副局长、调研员。一个国家公务员,哪来的钱呢?他说,要感谢我的妻子。她虽然是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普通工人,却对风险投资有经验,投资股市,涨了就买房。她在紫金矿业原始股不受青睐时,果断出手,解禁后增值超600倍,成为股市空前绝后的黑马。在征得妻女同意后,洪荣昌把部分投资获利回报社会。

  在龙岩,拥有紫金原始股的人不少,但像他那样,舍得无偿捐献的人不多。1008万元也许在全国慈善榜上不算很多,但一个国家公务员能捐出这笔钱,确实需要胆识与气魄!2011年3月,武平县慈善总会授予洪荣昌“慈善家”荣誉称号,成为中国第一个官方认可的公务员身份慈善家。

  说起与红色收藏结缘,洪荣昌说,大概与自己的“感恩情结”有关。父母养育了他们11个兄弟姐妹,其生活艰难困苦不言而喻。读书后受到红色教育,更加让他明白美好生活来之不易,让他学会珍惜与感恩。40岁后他把自己的感恩情结付诸行动,开始了红色收藏。


  闽西红色的土地成就了他,他又成为红色文化孜孜不倦的传播者



  “在闽西红土地上搞红色收藏,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说,是闽西红色的土地成就了我,我理所当然地要成为中国红色文化的传播者。”洪荣昌说,龙岩这块红土地,就像母亲般孕育着我,使我成为收藏界的一匹“红马”。

  说起洪荣昌第一次收藏到苏区的物品,他说,那是在武平县县委搬家的时候。“在工作人员清理出的废纸堆中,我发现了一张苏区的纸币,差点就被当成垃圾扔掉了。”于是他就将其收藏起来。

  他收藏门类庞杂,兴之所至,率性而为,调剂生活。邮票、钱币、票证、毛主席像章等,什么都收藏。

  2002年之后,中国喜爱收藏的人越来越多。怎样才能专项收藏、深入研究呢?洪荣昌根据自己生活工作的闽西———原中央苏区所在地,突然萌发了集中精力收藏研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遗留文物,尤其是钱币与票证的念头。

  从此,他放弃了节假日的休息时间,有意识地辗转于闽西与赣南地区的古董市场和大街小巷。风餐露宿自不必说,只要听说某处有苏维埃时期的文物,就想尽办法前往观看,竭尽财力努力收罗,拿回家后认真研究,分门别类渐成体系。

  洪荣昌说,对收藏品的研究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苏区红色文物研究,由于受到当时特殊历史条件的限制,许多资料无法查找,要搞清楚一件文物,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还说,对收藏品的研究有时甚至还非常痛苦!2010年,他为准备出版《红色货币》一书,从钱币图片的拍摄、数据的采集、版式的分类、特征的确认、文字的描述做起,还要建立文档、实物编号与装封等等。几千张图片,几万组数据,一连几个月的埋头苦干,弄坏了颈椎,患上了肩周炎,这种剧痛难忍的病折腾了他两年。

  在洪荣昌的红色藏品中,不乏一些“国之珍宝”。他珍藏一套黄亚光亲笔题词签名的苏维埃国家银行纸币和公债券。长汀人黄亚光是这套纸币债券的设计者,解放后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时隔50多年后,黄亚光看到自己设计的票证感慨万千,欣然题词签名,让这套钱币更具历史价值。2015年10月,在厦门举办的第二届中国钱币博览会上,展出了这套题词签名币,引得海内外钱币收藏爱好者垂涎青睐。

  近年,洪荣昌常到北京、福州、遵义等地,举办苏区红色文物展。有时400多平米的展览大厅,也只能陈列他收藏的苏区文物的部分。光各种版式的中央苏区通用与地方使用的米票,洪荣昌就有50种。仅此一项,遥遥领先于中国甚至是世界收藏界同仁。

  洪荣昌的红色收藏、研究,使他荣获“全国首届红色收藏先进个人”,被认定为中国首批红色收藏“艺术品鉴定师、评估师”。他的藏品成了他的又一“紫金原始股”。他说:“社会媒体和公众对我收藏事业的肯定,使我感到莫大的欣慰。除了财富增长外,精神层面的东西更让我开心快乐。我喜欢这些红色文物,研究、传播这些红色文物,更是保护了这些红色文物。”

  洪荣昌不仅出了书,还经常在全国知名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介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各种文物的历史背景、收藏特征、现实意义等, 其中有十多篇论文,还被英国剑桥大学网站转载。

  “我以收藏的方式,纪念我党的奋斗史,告诉人们中国共产党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摇篮里是怎样度过的。人民群众和革命前辈曾经进行了怎样的抗争、付出了多大的牺牲和代价,让年轻一代更加直观地认识那段岁月,不忘国耻、珍爱和平、奋发图强”。洪荣昌说。



  闽西红色的土地成就了他,他又成为红土地文化孜孜不倦的传播者



  “在闽西红土地上搞红色收藏,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说,是闽西红色的土地成就了我,我理所当然地要成为中国红色文化的传播者。”洪荣昌说,龙岩这块红土地,就像母亲般孕育着我,使我成为收藏界的一匹“红马”。

  说起洪荣昌第一次收藏到苏区的物品,他说,那是在武平县县委搬家的时候。“在工作人员清理出的废纸堆中,我发现了一张苏区的纸币,差点就被当成垃圾扔掉了。”于是他就将其收藏起来。

  原先,他收藏门类庞杂,兴之所至,率性而为,调剂生活。邮票、钱币、票证、毛主席像章等,什么都有收藏。

  2002年之后,中国喜爱收藏的人越来越多。怎样才能专项收藏、深入研究呢?洪荣昌根据自己生活工作的闽西———原中央苏区所在地,突然萌发了集中精力收藏研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遗留文物,尤其是钱币与票证的念头。

  从此,他放弃了节假日的休息时间,有意识地辗转于闽西与赣南地区的古董市场和大街小巷。风餐露宿自不必说,只要听说某处有苏维埃时期的文物,就想尽办法前往观看,竭尽财力努力收罗,拿回家后认真研究,分门别类逐成体系。

  洪荣昌说,对收藏品的研究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苏区红色文物研究,由于受到当时特殊历史条件的限制,许多资料无法查找,要搞清楚一件文物,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还说,对收藏品的研究有时甚至还非常痛苦!2010年,他为准备出版《红色货币》一书,从钱币图片的拍摄、数据的采集、版式的分类、特征的确认、文字的描述做起,还要建立文档、实物编号与装封等等。几千张图片,几万组数据,一连几个月的埋头苦干,弄坏了颈椎,患上了肩周炎,这种剧痛难忍的病折腾了他两年。

  在洪荣昌的红色藏品中,不乏一些“国之珍宝”。他珍藏一套黄亚光亲笔题词签名的苏维埃国家银行纸币和公债券。长汀人黄亚光是这套纸币债券的设计者,解放后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时隔50多年后,黄亚光看到自己设计的票证感慨万千,欣然题词签名,让这套钱币更具历史价值。2015年10月,在厦门举办的第二届中国钱币博览会上,展出了这套题词签名币,引得海内外钱币收藏爱好者垂涎青睐。

  近年,洪荣昌常到北京、福州、遵义等地,举办苏区红色文物展。有时400多平米的展览大厅,也只能陈列他收藏的苏区文物的部分。光各种版式的中央苏区通用与地方使用的米票,洪荣昌就有50种。仅此一项,遥遥领先于中国甚至是世界收藏界同仁。

  洪荣昌的红色收藏、研究,使他荣获“全国首届红色收藏先进个人”,被认定为中国首批红色收藏“艺术品鉴定师、评估师”。他的藏品成了他的又一“紫金原始股”。他说:“社会媒体和公众对我收藏事业的肯定,使我感到莫大的欣慰。除了财富增长外,精神层面的东西更让我开心快乐。我喜欢这些红色文物,研究、传播这些红色文物,更是保护了这些红色文物。”

  洪荣昌不仅出了书,还经常在全国知名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介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各种文物的历史背景、收藏特征、现实意义等, 其中有十多篇论文,还被英国剑桥大学网站转载。

  “我以收藏的方式,纪念我党的奋斗史,告诉人们中国共产党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摇篮里是怎样度过的;人民群众和革命前辈曾经进行了怎样的抗争、付出了多大的牺牲和代价;让年轻一代更加直观地认识那段岁月,不忘国耻、珍爱和平、奋发图强”。洪荣昌说。